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34 名滿京城的梅蘭閣


  此刻,南宮傲云剛批完一部分的奏折,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一直猶豫不決,有點忐忑不安的太監總管李成,他已經在父皇身旁侍候了三十多年,現在又跟在自己的身邊。修長迷人的手指輕輕地撫上了眉心,渾厚低沉的嗓音里伴隨著一絲無可奈何,“李成,有什么話但說無妨!”
  李成早知皇上已經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唯有乖乖地開口,“回稟皇上,這幾天奴才忙得滿頭大汗,朝中的文武百官都把他們愛女的肖像全都塞給奴才,說是,說是希望能夠讓皇上選中入宮為妃。”
  南宮傲云魅眸微微瞇著,薄唇緊抿成一條線,仿佛竭盡全力忍隱著什么似的。最終,還是無奈地低嘆了一聲,從懷中掏出一張滿布皺痕的白紙,小心翼翼地攤在龍案上,凝望了許久,如星夜般深邃的冰綠美眸里游蕩著一絲的柔情和憂郁。聲音中流露著微慍,沉著聲道:“就按照這畫中之人為朕挑選秀女吧!”閣公成自。
  李成聞言,偷偷地瞥了瞥畫中之人,只見畫中人,一頭如云的秀發披肩,容顏嬌艷如花,美的令百花失色,美的讓人移不開雙眼,哪怕是身為太監的自己,情不自禁地為那畫中的美人驚艷不已,忍不住發出驚嘆之聲,如此美艷動人的美人兒,就算翻轉整個南寧國,恐怕也難尋找到兩個,這充實后宮之事,恐怕是停滯不前,難上加難啊!
  十日后
  這兩個月里,在韓菲雪的精心謀劃下,梅蘭閣已經變成了一家知名的會所——高級的護膚美容中心。除了繼續經營原先為那些高官富商舞文弄墨,對弈彈琴的消遣娛樂項目外,還增設了為那些高官富人提供面部甚至是全身的an-mo保養方面的項目。當然,在現代里喜歡留意一些美容小要訣的自己,在這里可以說是大派用場了,沒有現代先進的美容設備,唯有在大自然中采集研制,我從各種天然的植物花草中,根據各自的顏色、性質、功效萃取而來,再適當地混合使用,加上現代人的一些保養護理的技巧,以及梅蘭閣里的俊美男子們的色誘為餌,早就把那些達官貴人的夫人們和愛美的女人哄得心花怒放,甘心情愿地奉上大把大把的銀票。而我亦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梅蘭閣首席美容大師。jrte。
  短短的日子里,梅蘭閣已經成為名滿京城,成為富甲官宦趨之若鶩的場所,眾家夫人以能在梅蘭閣消費來爭相比拼身份地位,更是所有愛美之人爭相前來的福地,比能夠進入皇宮還猶之欣喜。
  韓菲雪本想先去夢宛走一趟,看看近來的業績如何,但因梅蘭閣重新整頓事務繁多,分身乏術,所以一直未再在夢宛露面。
  此刻的我一襲雪白長袍,立于梅蘭閣院落中的梅花樹下,我刻意用化妝術把原本白皙的肌膚變得暗沉不少,三千秀發用玉冠將之束起,在鬢角處粘上了鬢發,籍此遮掩了原本嬌艷如花的唇色,再配上一雙英氣逼人的劍眉,搖身一變,倏然變成了一位俊美無雙的翩翩美公子,只是與大多粗獷的男人相比,身材略微瘦小了一些,個子略微矮小一些,反而恰如其分的添上了一抹柔美之色。八月的秋風,給人帶來了陣陣的涼意,正所謂秋風送爽,此時的我最喜歡站在庭院里盡情的享受著秋風給人帶來的清爽。
  此時,一陣溫柔低沉的男音從我的身后傳來,“雖然說秋風涼爽讓人無比舒暢,但是小心著涼,小蕭,還是先回屋里吧!”我回頭對上了一雙溫潤平靜的眸子,微笑地點了點頭。我沿用了當初在夢宛時的化名,小蕭是自己男兒身時的名字,想當初,他們兄弟兩問自己叫什么名字時,因當時自己身穿著太監的服飾,于是把蕭楓的名字化身為——小蕭,他們就一直這樣稱呼自己,感覺還滿親切的。
  “大當家,門外來了位公公,說是有緊要事相求!”梅蘭閣里的一名仆役前來傳話。
  “請他進來!”張辰的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隨后又恢復了神情。
  不一會兒,在仆役的帶領下,走進了一位錦衣華服的中年公公,向張唇微微點頭施禮,柔細的聲音緩緩地傳出,“雜家是專門為皇上尋訪秀女的陳公公,奉宮中主子之命,來請你們閣上的首席美容師入宮為主子們美容的。”
  “多謝各位主子們對我們的抬愛,但請恕在下難以從命,陳公公還是請回吧!”張辰冷冷地掉下一句,眉宇之間滿是冷漠的神色。
  “陳公公,請你先稍候片刻,我們馬上就來!”我不由得插上一句,隨即猛然拽住張辰的手腕,半拉半推地把他扯進屋里,掩藏不了心中的欣喜,無比興奮地笑道,“張大哥,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能夠為皇帝的女人做美容,這是不可多得的時機,亦可以趁機為梅蘭閣賺取一大筆可觀的錢財,對于我們來說只是舉手之勞,為何要拒之門外呢?”除了想為梅蘭閣賺取大筆的收入下,還有一點最重要的是,自己對皇宮存在著一絲絲記憶,而且有些片斷是完全無法銜接得上,或者這次進宮是一個機會,我突然有一種預感,這次進宮會讓自己想起些什么也說不定。
  張辰微微一顫,堅決地說,“不行,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入宮!”
  “張大哥,我一直想找一個機會報答你的救命之恩,眼前就是一個大好的機會,為了梅蘭閣,這次無論與何我都要去。”我一臉倔強的道,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而且我是一個男人,只是入宮為那些秀女美容,有什么好擔憂呢?”
  張辰深邃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笑意,“如果你是名符其實的男人,我才懶得理你呢!”他竟然順勢把我輕擁入懷,卸下我的發冠,寵溺地揉了揉我那頭散落下來如云的秀發。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