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33 賢妃突現驚人身世


  一席珠簾后,正高高地端坐著原本的皇后,現在她已經成為了名符其實的太皇太后,為了今天這個局面,她可謂手段用盡,步步為營,如今她的皇兒已經榮登帝位,她的眼里掩飾不了那無限的激動與莫大的狂喜之色。
  正在這時,由殿門外又走進了一個人,此人一身盛裝打扮,笑靨如花,雖已過了雙十年華,但仍舊風韻猶存,單憑那雙盈盈如水的般的秋瞳,依稀可以看出她年輕時是何等的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
  “大膽賢妃,現在是新帝登基,哪里輪到你這般不守國規!”開口訓話的正是端坐珠簾后的那個女人,現在已經搖身一變萬為當今的太皇太后,她鳳眸圓瞪,厲聲呵斥。
  “哦!此言差矣!到底是誰不守規矩,到底是誰在擾亂朝綱,蒙蔽圣恩,現在還是言之尚早!”賢妃冷冷地大笑一聲,由侍婢攙扶著來到南宮傲云的面前,因為她的雙腿早在二十八年前,就已經遭皇后下藥毒害,診治不及時,即使后來勉強醫治,因為中毒太深,以致現在行動不便,出入都要讓人攙扶著,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但是因為找不到確鑿的證據,唯有讓她苦苦忍耐了二十余載之久,今天就是她一雪前恥給皇后還以顏色之期。
  “云兒,你知否那端坐高位上的那個女人并非你的親生之母!”賢妃一字一淚的把埋藏在心底二十多年的秘密吐露出來。
  此言一出,嘩然之聲在金鑾殿上驟然響起,眾朝臣紛紛竊竊私語,議論不休。
  “哈——哈——哈——,皇后你千算萬算也預料不到,你費盡心思,力排威脅,一心一意要輔佐的皇兒,其實是本宮的皇兒。”
  皆因當年賢妃艷冠后宮,獨得皇上圣寵,皇后因愛生恨,使用了一種慢性又無色無味的毒藥,最終讓賢妃的雙腿殘廢。同時,當年的太皇太后威逼南宮傲天要雨露均沾,不得冷落任意一個嬪妃,否則定會把賢妃賜死,南宮傲天在迫于無奈之下,先后讓皇后以及數位嬪妃了懷上了龍嗣,太子南宮傲云與二子南宮傲揚之間僅僅相差三個月,行動不便的賢妃,用大量的黃金買通了南宮傲云的奶乳娘,把自己的孩子與皇后的互相調包。因為兩個都是南宮傲天的骨肉,兩個嬰兒本就有幾分神似,再加上年齡相距不遠,而且當時的皇后生產過后體質十分羸弱,幾乎都是乳娘一手照料,因而此事能夠一瞞數十年之久。
  “你一派胡言亂語,皇上怎會聽信你的一面之詞!”皇后滿臉陰狠,猛然從鳳座上躍下,對著賢妃怒目相向。jrte。
  “是與不是,也不是你一個人說了就算。我敢這樣說,當然有十足的證據!”賢妃伸出雙手,慢慢地撫上了南宮傲云的俊臉之上,言語中流露著全是疼惜憐愛之情。
  “云兒,你的胸前有一排很深的齒痕,那是母妃為了日后跟你相認時留下的印記,你告訴滿朝大臣,母妃可有說錯?”
  南宮傲云聞言,冰綠的眸子里泛起了洶涌的波瀾,他胸前的確有一排非常深深地齒痕,是他自有記憶起來就經已存在的,這是除了自己的乳娘外,甚至連皇后也不知道的秘密。
  “憑你的片面只字,就算有這么一個齒痕,就想說云兒是你的皇兒,你想眾位大臣會想住你捏造的謊言嗎?那簡直就是天下間最白癡的笑話!”皇后再次出聲責斥,但聲音卻明顯遜色了不少。賢已出云。
  “只要在面團上印下本宮的齒痕,再讓大學士在朝堂上當著眾大臣的面前與云兒身上的齒痕相對照,便可一清二楚,真相大白了!”賢妃不慌不忙地說道。
  皇后卻被她的那份鎮定自若的神態和冷冷的笑意擾得心慌意亂,無言以對的跌回了鳳座之上。南宮傲云下旨傳召大學士與滿朝諸位的元老大臣一起進內殿一同驗證賢妃之言是否屬實。片刻過后,一切真相大白,證明賢妃所言非虛,她才是南宮傲云的親生之母。
  一切水落石出后,大殿之上,南宮傲云端坐在大殿之上,身段側端坐著的取而代坐的是太皇太后——賢妃娘娘。皇后一生算計,最后所有的心血付諸東流,枉為他人作嫁衣,當今皇上不是她的親兒,竟然是她這一生中最恨的女人所出。一切都沒有了,難道這是老天爺對她的報應嗎?她現在才頓悟,已經悔之晚矣!皇后陰森森地笑了起來,卻只感覺到寒徹心扉,她主動向皇上請辭,要求住進云庵時,與青燈長伴,發誓不再踏出門半步。
  新帝登基五日后
  寂然無聲的書房里,絢麗燦爛的青銅燈架上,豎立著幾十根搖曳不定的紅燭,巨大華貴的蟠龍龍案上,堆積如山的奏折,這幾天大部分上奏的事,不礙符就是暗示后宮無妃,形如虛設,后位又懸空,眾大臣紛紛上奏,希望皇上早日選秀入宮,以便充實后宮,早日為皇家開枝散葉,布施皇恩。雖然在南宮傲云登基前柳月媚已被識穿假扮太子妃的身份,但礙于皇后的情分上,才讓她入宮為妃,但他從今以后,也不可能再去碰她了。至于那個‘慕容雪’的身份更加特殊,猶為尷尬,既不是奴婢,亦不是嬪妃,一點名分也沒有,皇宮里的人全都稱呼她一聲‘姑娘’而已。
  此刻,南宮傲云剛批完一部分的奏折,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一直猶豫不決,有點忐忑不安的太監總管李成,他已經在父皇身旁侍候了三十多年,現在又跟在自己的身邊。修長迷人的手指輕輕地撫上了眉心,渾厚低沉的嗓音里伴隨著一絲無可奈何,“李成,你侍候太上皇多年,有什么話但說無妨!”
  ps:求收藏!求推薦!究竟太監李成欲言又止想向南宮傲云說些什么呢?后面的發展又如何呢?親親一起來拭目以待吧!!!!!!!!!!!!!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