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30 怒火中燒回國遇險


  轉而一想,哪一個女人不愛美呢?不想自己更美呢?涂抹胭脂也是非常尋常的事,終于緊皺的眉心緩緩舒展開來,俯首有點迫不及待地吻上了他已經思念已久的粉唇。
  僅僅是輕微的碰觸,‘慕容雪’就覺得有一股電流傳遍自己的全身,他唇齒間那特有的男性氣息令她不自覺地沉迷,新長出的胡渣不斷地摩挲著她那嫩滑的肌膚,一陣酥麻伴隨著微微的刺癢感如潮水般向她襲來。她微微仰起唇,渴望他的進一步攻城掠地。
  南宮傲云的吻卻在這一刻嘎然而止,他狠狠地一把推開懷中的已經癱軟了的嬌軀,他的眉頭已經因唇下陌生的觸感而深深地緊皺起來。充滿著情欲的雙眸里,取而代之的是十分森冷的陰狠和氣惱,“說,你到底是誰?竟然如此膽大包天冒認本太子的菲兒?”
  ‘慕容雪’凌唇微啟,眼神中流露著迷蒙的神色,確實能夠讓任意一個正常的男人心猿意馬,但他此時卻無動于衷,當他得知眼前的這個女人不是菲兒時,在他的眼里她就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女人。
  “太子,妾身——妾身是慕容雪啊!”南宮傲云眼里的冰冷眸光嚇得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幾步,身體無意識地打起了啰嗦。眼前這個男人比陰沉不定的北辰風有過之而無不及。話音剛落,她只感覺到眼前一閃,屋里哪還有南宮傲云的身影,寬闊的房間里儼然只剩下她一個人。
  ————————————————————————————————————————————
  太子府的書房里,南宮傲云一臉鐵青,他的雙眸迸射出令人驚恐又暴躁不安的怒火,緊緊地死盯著青烈和一干隱衛,手中掌風一掃,旁邊的睡榻咯吱一聲悶響,頓時斷裂傾塌。南宮傲云勃然大怒的掃視著跪在一旁的眾人,“你們可知道,現今在寢宮里的那個女人并不是本太子的太子妃,而是一個叫慕容雪的女子,莫非她才是慕容天的親生女兒?你們說!太子妃現在人在何處?”
  青烈與一干隱衛你看我,我看你,相互對視了幾眼,他們簡直有點難以置信,竟然有人能夠逃避得了他們的監視,能夠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將太子妃掉包,而讓他們毫不察覺的,這個問題到底出現了哪個紕漏呢?難道是-難道是東成客棧的那場大火?“太子請息怒,屬下自知失職,愿意接受處罰,”青烈當然知道太子妃對太子的重要性,否則太子就不會安排自己暗中保護太子妃了。這一回竟然把太子妃弄丟了,恐怕太子會在一怒之下毀了自己,現在還是及早將功贖罪,想到這里,他急忙地開口道:“太子,屬下懷疑太子妃讓人掉包一事與東成客棧的那場突如其來的大火脫不了關系。”jrte。
  “你們全都下去領責一百大板,一個星期之內,本太子要知道太子妃的行蹤。”那被怒火點燃的冰綠眸子里,閃爍著令人驚駭的戾氣,但也隱隱流露出一絲絲悲哀與落莫。
  “太子,屬下還有事稟報!”青烈乍然想起什么事來,突然插嘴。
  “哦!還有什么事,快些講清楚!”南宮傲云不耐煩地詢問。
  “回稟太子,冷園里的那個太子妃怎么辦?”南宮傲云當然明白,青烈所說的是誰——就是當初菲兒出逃前,故意把柳月媚易容成另一個自己的事。
  “找個機會讓這個‘慕容雪’與柳月媚碰面,當場拆穿她的陰謀,到時本太子自然會有辦法向母后交待!”南宮傲云微微上揚的唇瓣,此刻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屬下遵命!”所有的隱衛一下子如鳥獸般離去,寂靜的書房里,只剩下眉頭深鎖的南宮傲云。
  經過這幾日戰場上緊張的廝殺還加上三日三夜不分晝夜地趕路。原來容光煥發的俊臉早已生了縷縷的胡茬,發絲頗為凌亂,眼下有著明顯的疲憊之色,眉宇間存在著濃得化不開的惆悵,乍看一眼,全然不像叱咤戰場,無往不勝的戰神,此刻反而更像那些為情所困,情緒低落的普通男子。怪不得人們常說,最英明神武的大人物,一遇到情愛這碼子事,也會變成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販夫走卒。
  南宮傲云眉眼緊鎖,魅眸緊瞇,抬頭仰望窗外那一彎皎潔的月牙,自言自語的低喃著:“菲兒,難道這一切也是你為了逃離我,而刻意安排的嗎?”
  ————————————————————————————————————————————
  那云到自。時而入秋,金風送爽,一陣陣的涼風送走了悶熱的夏天,給大地增添了一絲涼意。韓菲雪好不容易逃出皇宮,幸好在逃離之時不忘在北辰風的寢宮里順手斂來一些輕便又價值連城的夜明珠,逃出宮后便即時到當鋪里典當了那顆世間罕有的夜明珠。還記得當時當鋪的老板還用懷疑的目光審視著我,我毫無畏懼的直視著他,口口聲聲地道:“只因一時救急,才會拿來傳家寶來暫時典當抵押,日后會再來贖回,那個當鋪老板才沒有再追問些什么。”后來自己又雇傭了一輛馬車,向南寧國出發,已經趕了四天的路程,眼看今晚應該可以抵達南寧國的邊境。心里盤算著自己下一步的計劃。我不想待在北冥國,以防被北辰風找到,那就麻煩大了。留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如回南寧國,那里有自己所有的記憶,雖然有些遺忘了,但自己仍然清楚地記得重整夢宛一事,而且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回到南寧國,或許能夠找回某些遺忘的東西。
  此時,馬車突然停止不動了。我下意識地感覺到危險逼近,忙掀開車簾,只見此地荒山野嶺,四面無人,沒有看見一家客棧或一戶人家,還未來得及開口詢問,車夫冷冰的聲音就從外面傳了進來,“下車!”
  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