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3 驚見丑顏趕出新房

“美人兒,不用那么緊張,為夫會很溫柔的呵護你的!”
  待我以為他還要繼續這么**的姿勢,互相凝視下去時,他竟然微微把身體挪開一點,用手撐著頭,就像一個好奇寶寶那樣,騰出另一只手,隔著紅綾輕輕地摩挲著我的臉。那認真而專注的眼神,好像對待摯愛的寶貝般,讓正在掙扎的我忘卻了正身處于尷尬的姿勢,驀然停下了所有的動作。他用那修長的手描繪著我的輪廓,溫柔體貼得讓人不忍拒絕。
  被他那雙似帶有魔力而惑人的手輕輕撫過的地方,竟然給我帶來一股酥酥麻麻恍如觸電般的戰栗。
  我呆愣在**上,一點兒反應也沒有,恰如一個任人擺布的木偶般,僵硬著身子,在他的身下一動也不動,紅綾之下,一雙秋水顧盼的翦眸,淡淡的與他對視著。雖然隔著紅綾,但是依稀能瞧出他那絕美的輪廓。
  如墨般的秀發慵懶地散落在肩頭兩側,幾縷發絲隨著他有意無意的動作拂過了我的臉頰。
  南宮傲云看見我毫無反應,嘴唇悄悄地貼近我的耳畔,輕言細語:“是不是本太子長得太過俊俏,你看得癡迷了,本太子一定會柔情似水般對待你的。”他自言自語地哼道。唇畔蕩漾開一抹若有若無的邪笑,孾紅的舌尖輕輕地滑過唇瓣,恰如天真率直的孩子,遇到自己喜歡的玩具而露出那般欣喜若狂的表情。
  我雖然不愿,但也不得不承認,在現代雖然看過為數不少的帥哥,但與面前這個男人相比,還是給我帶來另一種震撼的美,一種讓人窒息的美,一種比女人還更性感的美。尤其他有一雙好看,而且罕見的冰綠色的眸子,宛如遼闊的藍天下那一片生機勃勃的大草原,光彩奪目而又讓人賞心悅目,帶給人一種百看不厭感覺,讓人的焦點不得不停留其中,流連忘返。
  凝視著他那清晰的眸子,慕容雪驟然看見丑陋的樣子落入他的眼中,頓時手足無措,手指驚異的捂住了臉頰,紅綾不知何時已經不翼而飛。
  當南宮傲云看我的容貌時,他剎時間愣在當場,面色慘白,冰綠色的雙眸直直的盯著我的臉頰,一副大驚失色,難以置信的神情表露無遺。在我還未反應過來之時,他猶如沾到瘟疫般從我的身上彈了起來,轉身飛快地撲進無雙的懷里,將頭埋在她的頸項旁。
  旖旎溫馨的夢境宛如一面光滑明亮的鏡子被石子擊中般,瞬間碎了滿地。
  “太子,不用怕,不用怕,有無雙在……”無雙輕輕地抱緊南宮傲云,嬌聲嬌氣地安慰著,一雙絕美的眸子鄙視地瞟了瞟還呆愣在**上的人兒。
  大紅的喜帳被扯下一大片,凌亂地覆蓋在慕容雪的身上,頭上的鳳冠早已掉在一旁,此刻的慕容雪看起來十分狼狽,猶如一個被人丟棄的**一般。
  “小姐,你怎樣……”翠紅慌忙上前扯下帳子,把我小心翼翼地扶了起來。
  我狼狽至極地坐了起來,施了脂粉的臉上一片通紅,我捋了捋散落在眼前的幾縷發絲,抱歉中夾雜著鄙視的目光,望著那個背對著自己的男人,這就是那個即將成為自己夫君,要為自己撐起一片天的男人,難怪古人都說:‘男人,食色性也’一點也不夸張。
  “小姐,你沒事吧!”翠紅面帶著疑慮擔憂。翠紅滿腹疑惑,小姐明明生得天姿國色,為什么把自己打扮成這樣一副丑陋的模樣,平常人看了也會被這丑顏嚇倒,更何況是素有**之稱的太子爺,不被嚇倒那才怪呢?但是無論如何,新婚之夜,自己的夫君嚇倒躲到別的女人懷里,這對所有女子來說,是多么大的打擊呢?翠紅突然醒悟,難道小姐希望的就是現在這個結果?
  “沒事。”當我為自己戴上那張面皮時,就會預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如我所料,果然,‘天下烏鴉一樣黑’,所有的男人都只是喜歡那些外表出眾,貌美如花的女子,只在乎女子的長相是否好看,對于這一點,不管是在現代還是古代,都是一成不變的定律。我就是要利用男人的這一惡性,我的目的才會達到。現在目的雖然達到卻沒有預期中的喜悅,反而感到有一點點的失落,有些遺憾。
  “臣妾參見太子殿下,”我緩緩地起身向他行禮。
  “走開,你這個丑八怪,你快些走開!”南宮傲云連頭也賴得抬起來,只是厭惡地向我揮揮手,仿佛眼前的我如洪水猛獸,又如瘟疫般,恐防稍不留神就會沾染上那不治之癥似的。
  無雙抱著南宮傲云,纖細的手不停地輕撫著他的后背安慰著,嬌嗔的道:“太子殿下,你不要這么生氣,她是你大紅花轎,明媒正娶的太子妃,這樣就讓她走,傳了出去恐怕太子殿下的顏面會蕩然無存,請太子三思而后行!”無雙表面上講得頭頭是道,有條有理,實際上是在含沙射影,火上加油,刻意提醒南宮傲云娶了一個丑女人為妃。
  “難道本太子還會怕她不成嗎?”挑撥離間的話,中傷的的說話,惹得南宮傲云勃然大怒,只見他怒氣沖沖的抬起頭,宛如躲避瘟疫般退離幾丈,還不忘回身瞪了瞪慕容雪。本以為剛剛匆匆一瞥已經免疫了,但再看到慕容雪那張越看越丑陋的臉龐,南宮傲云居然嘔吐起來,幾乎要把剛剛吃下的食物,全數吐出來。他蹙緊眉心,“這個丑陋的女人從何而來,來人呀!快給本太子趕出去啊!”
  新房里頓時鴉雀無聲,每個人連大氣也不敢哼一句,一邊是太子,不聽命令不行,而另一邊卻是皇上欽點的太子妃,兩邊都不能得罪,稍有差池就會頸上頭顱不保。
  正當僵持不下之時,我只是一笑置之,“不用勞煩太子殿下的貴手,臣妾立即離開,祝太子殿下有個美夢,晚安!”微微俯身行禮后,我提起裙擺,悠然自得的從他的身邊繞過,那怕瞧見他那錯愕不已的眼神,我也不再多瞧他一眼。那樣的處之泰然,那樣的果斷,那樣的冷靜,好似這周遭發生的一切都事不關己,與自己無所關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