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29 逃離北冥心系佳人


  綿密如雨點般的吻向我襲來,繾倦纏綿,靈巧的舌尖長搗那馨香的檀口,輕柔的撩撥,用力吮吸著屬于我的芳香,那甜美如蜜的感覺讓北辰風難以自持,不由得一路向下游移,埋在那既光滑又白璧無瑕的粉頸中,吻著那瑩潤的耳垂,吻上我那如墨的秀發。
  下一瞬間,兩人衣衫盡褪,倒向了一邊的床榻上,他的吻已經落到我那傲然挺立的**上,略微濕潤的舌嫻熟地逗弄著上面的果子,粗糙的大手在那片光滑如綢的玉膚上來回游移著,慢慢地探向那片令人心馳神蕩的幽谷。那難以言喻的窒息感和羞恥感席卷而來,令我瞬間清醒過來。他的動作越加逼近,我的心越加慌亂。柔軟的身體變得越來越緊繃,越來越僵硬,此時此刻,我清楚的感受到,不僅是自己的身體,就連自己的內心都非常強烈地排斥著他的碰觸。想要逃離的念頭在心里升騰,內心不斷地吆喝著,我不喜歡他這樣對自己!甚至是可以說是到了討厭的地步。——不要!不要!我的心里驟然升起一個聲音不斷地叫囂著,玉齒緊緊地咬著微微顫抖的唇瓣,雙手緊緊地抓住了他的肩膀,指甲在不知不覺中陷入了他的肉里,我拼盡全力欲把他推開,殊不知我這樣的舉動只會將情欲中的男人那強烈的占有欲和征服感完全點燃。我只覺得滿肚的委屈,晶瑩的淚珠如斷線的珍珠般,沿著我那絕美的小臉上,悄然滑落下來,卻倔強得緊咬著自己的唇瓣不愿出聲求饒。
  就在北辰風即將擁有韓菲雪的前一刻,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戰戰兢兢的聲音,“啟稟太子殿下,皇上有旨,請你立刻進宮面圣,有緊要事商議!”
  “馬上給我滾——!”北辰風怒不可遏地向著門外的人大吼,只差一點兒,差一點兒他就可以真正地擁有雪兒了,竟然在這個緊要關頭,有人居然不知死活的招惹他,破壞了他的好事,他恨不得把那個傳話的人宰掉,但又礙于是父皇派來的,滿腔的怒火無從發泄。
  我如獲大赦般吐出了一口氣,“辰風,皇上在這個時候傳你入宮,一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你還是火速入宮,不要讓皇上久等了!”
  “好!我聽你的話,立即進宮面見父皇,我會速去速回,不要到處亂走,乖乖地等我回來。”他依依不舍地在我的唇上印下一吻,然后翻身下榻,動作利落地拾起了地上的衣衫穿好,大步走出了房間。
  我快速地穿好衣衫,雖然他已經離開了,但房間里那曖昧的氣息還在,那強烈的壓迫感讓我幾乎喘不過氣來,我逃難似的奔出房間,來到了御花園,靠坐在涼亭里,仰望天空混亂的思緒隨著眼前的鳥兒飛遠而飄向遙遠的天際……
  剛才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自己不是愛他的嗎?自己為什么會這么討厭他的碰觸?!甚至可以說是到了深惡痛絕的地步。從女人都直覺看來,只有兩種可能性:第一種自己不是女人,這一點顯然不成立。第二種,那就是自己根本不愛他。這兩天我一直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感覺,心里總是空蕩蕩的,記憶的片斷零零碎碎的,有些片斷總是連接不上來。每當我想要努力想起那些零星的片斷,卻總會招來頭痛欲裂,令我不得不被迫放棄。剛才我試著去接受他,但我無法隱瞞自己,自己對他根本就沒有什么男女之情,既然如此,我必須要趁早,否則遲早會有一天被他吃干抹凈了!下一次不會像今天這么幸運了!
  入夜,一輪明月高掛天空。一抹嬌小的身影穿梭在雄偉遼闊的皇宮之中,還時不時轉頭望了周圍一眼。一身太監打扮的韓菲雪憑著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這幾天時不時偷偷溜出來閑逛,早已把皇宮的路線摸得一清二楚,方便了自己今天的出逃,如虎添翼。轉眼間,我已經運用機智,順利地騙過守城的侍衛,投身到黑夜里。然回下著。
  ————————————————————————————————————————————
  南宮傲云不分晝夜地,且快馬加鞭地趕路,毀了幾匹汗血寶馬,三日三夜后,他終于屹立在太子府在大門口。他整理了一下那有些凌亂的秀發,撣去了身上的灰塵,邁開修長的雙腿,向著自己寢宮的方向大步奔去。jrte。
  “小姐,太子回來了!”翠紅歡天喜地地跑到慕容雪的身前,拉起她的手欲要往外走。
  “我……”‘慕容雪’猛地收回手,躊躇不前,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太子回來了,哪個南寧國第一美男?自己在北冥國也有耳聞,他娶的太子妃與自己的名字一模一樣,都叫慕容雪。可是自己并不是他的妃子,只是被他的侍衛弄錯而帶到太子府上,又讓他們糊里糊涂的喚做太子妃。她只知道自己前一刻還睡在北冥國的寢宮之中,再次醒來時,就讓太子身邊的侍衛抱回了府上,從北冥國太子的侍妾,搖身一變,變成了南寧國的太子妃。雖然做了別人的替身,難免有些不甘心,但是北辰風一直不寵愛她,對她冷冷淡淡,自己真的不愿意再回北冥國。或者憑著自己與那太子妃神似的容貌,能讓太子愛上自己,這也未嘗不是一件不幸之中的幸福幸事了!
  “菲兒!”南宮傲云深情地低喚了一聲,下一秒已經將‘慕容雪’緊緊地擁進懷里,將頭埋進她的秀發里深深地汲取她身上那獨有的馨香。
  ‘慕容雪’措手不及地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擁入懷里,北辰風從來未這樣對待過自己,令她有點感動,顫抖的小手,自動自覺地爬上他那結實的后背。
  南宮傲云抬頭凝望著懷中回抱自己的小人兒,眉心緊蹙,滿腹疑團頓生,為什么只是幾日不見,他的菲兒身上那獨特的清香,什么時候竟然變成那些俗不可耐的庸脂俗粉。轉而一想,哪一個女人不愛美呢?不想自己更美呢?涂抹胭脂也是非常尋常的事,終于緊皺的眉心緩緩舒展開來,低頭有點迫不及待地吻上了他已經思念已久的粉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