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22 紫嫣誘惑她的身份


  聞言,南宮傲云的眼底掀起了一絲不讓人察覺的漣漪,原來她并不是無意出現在這里,原來她是為了救他,才會出現在牢房里,原來她的愛可以是愛得如此義無反顧的。而他卻是堂堂七尺男子,看了女人的身子,又豈能當作什么事也沒有發生呢?
  凝望著她那抱頭痛哭,傷心難過的模樣,他欲出口的說話不由得放柔了聲音,“嫣兒,我愿意負責,但只怕到時……到時……你會后悔莫及!”欲言又止的話最終沒有說下去的意思。
  北紫嫣看見他開始有所動搖,仿佛得到天大的鼓舞一般,她徑自脫下裹在身上的酒紅色長袍,性感惑人的嬌軀剎時間顯露于他的面前,她一把抱住他那精瘦修長的腰肢,把自己的**緊緊地貼在他那健壯的胸膛之上,她清晰的感受到在自己貼上他的那一刻他的全身微微一抖,還有他那瞬間驟然升高的體溫和那仿如呼之欲出的心跳聲,“嫣兒永遠不會后悔,今生今世,嫣兒只愿意做傲云哥哥的女人!”
  “那么如果我沒有了太子的身份,你又該如何呢?”他不由得試探地問出心中的疑問。jrte。
  “哪怕你只是個平民百姓,只要是嫣兒認定了的,嫣兒也永不后悔!”
  “如果我生得相貌平凡,甚至是樣子極為丑陋呢……?”
  “哪怕你丑得難以入目,嫣兒也只愛你一人……!”
  “如果我根本就不是你心里想的那個人呢?”
  “愛你!愛你!我愛你!只愛你一人!無論你問什么,嫣兒也只有這么一個也是唯一的回答!”她的粉唇已經迫不及待地覆上了他那張欲再次出口的薄唇,把他所有未完的話全部封緘其中。
  宮本那嫣。面對眼前這樣一個敢愛敢恨的女人,面對眼前這個一意孤行的女人,面對眼前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女人,他何時遇見過這種場面,身處這樣的境地,即使是任何一個再正常的男人都抵抗不了這種極致的誘惑,何況眼前這個主動大膽又義無反顧的女人,這個倔強固執的女人。怪不得人們常說,‘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就只是隔層紗’。南宮傲云略顯僵硬地靠坐在車壁邊沿,開始有些手足無措的任由她吻上自己,北紫嫣見他無動于衷,但也沒有推開自己,那纖細的小手便進一步大膽地探向他的身下,隔著單薄的衣料,摩挲著……,她明顯感覺到他的ang-yang倏然變得雄壯巨大,微微顫抖的小手再也毫不猶豫地握住了他的**,不停地來回mo-sha著……
  他原本已經深邃的眸子更加變得深沉如海,現在哪怕她想后悔,想中途抽身也已經來不及了,喉嚨間不自覺地溢出一聲難以忍耐的大聲呻吟,他猛然將她推倒在車榻之上,化被動為主動,奪回所有的主導權,猛然將她壓在他的身下,轉眼間火燙的ang-yang已經深深地埋入了她的shen-ti里……馬車里充滿著濃濃的曖昧氣息,一曲美妙的樂章正在狂奏著,演繹出最動人的情欲之舞,久久不散……
  ——————————————————————————————————————————————
  次日清晨
  山明水秀,波光粼粼。
  南宮傲云換上了馬車里預先備好的墨黑色長袍,此刻正眉心緊皺,表情極為凝重。修長的身影在岸邊隨風而立,微風輕輕地拂過他的身前,身后的青絲隨風肆意舞動,妖艷至極。
  一整晚的徹夜征戰,讓北紫嫣徹夜未眠,以至到現在她還在馬車里熟睡正濃。青風此時正好與他們匯合,他已經從其他隱衛的口中得知他們昨晚發生的事情。嘴角不由得掛上了一抹曖昧不明的笑顏,緩緩地向他走去。
  南宮傲云一看清來人是誰,瞥了一下,眼見四下無人,便俯身抱拳向來人行禮,“屬下參見太子!”原來眼前的南宮傲云與青風對調了身份。早在他們進入南宮傲揚的軍營赴宴前,他們已經趁著沐浴更衣之時用人皮面具調換了容貌,因青風的身形與南宮傲云的身形十分相似,又跟隨在他的身邊多年,也深喑他的神態性格,就連聲音方面也能模仿得似模似樣,如果不是至親之人,根本就不能分辨出是真是假。
  “不必多禮了,青風,你今年年庚多大?”南宮傲云眉毛輕佻,嘴角仍掛著一抹約隱約現的笑意。
  “太子,屬下今年已經二十有八了。”
  “唔,時間過得真快,你跟在我的身邊也快十年光景了!這些年來本太子對你有所忽略了,你早已過了婚配的年齡,”原本輕佻的笑意收斂,眼神變得更加深邃。
  “你可知昨晚與你在一起的女子是誰嗎?可知她是什么身份嗎?”
  “屬下并不知道,只知道她叫嫣兒,來自北冥國!”青風的臉上倏然浮現出一抹極不自然的紅暈,雖然他對嫣兒并未多加了解,但他卻一點也不后悔這樣做。他擔心的是,怕嫣兒知道了他的身份后會恨他一輩子,因她心心念念的全都是太子。若讓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簡直不敢想像她反應會有多激烈。
  “她并非籍籍無名之女,她乃北冥國的公主,北辰風太子的親妹妹北紫嫣。”
  聽了太子的話,青風的眉心糾結得更厲害,他早已從她的言行舉止和衣著氣質料定她不是普通的女子,但他千算萬算也預料不到,她竟然是一國的公主,如此顯赫的身份。而他只是太子身邊的一個小小侍衛而已,他們之間猶如云泥之別,存在著一道不可跨越的界限,他應該如何面對她?又可以如何對她呢?
  南宮傲云看出了他的疑慮,有力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青風,你忠心耿耿,護主有功,待本太子的大軍一到,本太子親手擒獲老二班師回朝之時,定會向父皇奏明,為你加官進爵,再為你向北冥國公主求親。”
  低沉渾厚的嗓音滲進了青風的心里,也溫暖了他那顆飄忽不定的心,他感激涕零得欲跪拜謝恩,卻讓南宮傲云一手扶住,“青風,你我主仆多年,還與本太子這么見外嗎?現在,本太子還有件急事要你去辦。”
  “太子盡管吩咐,屬下那怕赴湯蹈火,也萬死不辭!”南宮傲云雙眸微微瞇睞,“今天你就跟北紫嫣一同回北冥國,本太子會暗中放出消息,故意讓老二以為本太子身在北冥國皇宮,兩天后,本太子要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切記勝敗全在這一著上,切密露出任何蛛絲馬跡。”青風微微頷首,把太子的吩咐謹記于心。
  晌午一到,‘南宮傲云’與北紫嫣兩人同騎一匹駿馬,向離此地不遠處的北冥國皇宮進發,按照現在的速度看來,估計會在傍晚時分到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