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19 逼交兵符以假亂真

即使你有了北冥國的戰馬,但你不要忘記,本太子的手上精精兵數十萬,更何況父皇的手中還握有重兵,南寧國的江山豈會因你這區區十幾萬士兵就任意為所欲為,你就以為這樣輕而易舉可以顛覆了嗎?”
  “本王當然知道這其中利弊,所以才會這次請大哥來,就是想請大哥把兵符交給本王。”曾經他派人捉拿太子妃以此威脅南宮傲云交出兵符,誰知計劃失敗,既然如此暗取不成那他只能強奪了。
  “想不到二皇爺變得如此冥頑不靈”,開口的正是青風,這時的他,眉宇間不自覺地流露出渾然天成的霸氣,“屬下早就聽太子說過,皇上最器重的就是太子、二皇爺、以及三皇爺。但是皇上也曾說過,太子太過風流隨性,三皇爺又太過仁慈手軟,無心于江山社稷,只有二皇爺才是最適合做南寧國下一任儲君的人選,但長幼有序,故此就難為了二皇爺了!”里們時中。
  “說得不錯,父皇對你這么多年的行徑也略知一二,但一直以來都沒有追究,無非是想念及骨肉親情,想用時間慢慢地化解你的暴戾,因為父皇覺得對你和你的母妃虧欠太多!”
  南宮傲揚拿著信函的手微微一顫,眸子剎時變得陰暗起來,隨即怒不可遏地吼道:“住嘴,你們全都給我住嘴,你們以為本王會相信你們的鬼話連篇嗎?來人,給我搜身!”幾個士兵一涌而上對南宮傲云三人一一進行了搜身,但卻毫無所獲,
  “回稟王爺,他們身上并無兵符。”趁著他們疏于防范之時,青風突然掌風橫掃向前,將那些用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侍衛們掃倒在地上。青云亦趁機脫身,與青風兩人背靠著背,凌厲地迎擊一批又一批士兵的對抗。青云與青風兩相視了一眼,內力凝聚,合力劈斷了其中兩根營帳的銅柱,轉眼間,帳篷倒塌而下,帳內頓時一片混亂。
  “青云,你們快走!”南宮傲云深深地凝望了一眼青風,低沉的嗓音里流露著一股急切之意。青云聞言,和青風一起快速地退出了營帳,輕易而舉地制服了迎面而來的士兵,腳下一個輕點,躍至半空,瞬間便隱沒在夜幕之中。
  南宮傲揚追出了營帳望了望便下令,“不用追了!”向著兩人逃脫的方向,運起了十成的內力大吼出聲,“你們給我聽著,兩天之內,若不把兵符帶來,你們就等著為你們的主子收尸吧!”
  同一時刻,同一天晚上。暖風將東成客棧的屋檐上的燈籠吹得搖擺不定,窗外的枝葉也被風吹得搖搖擺擺,高掛半空的明月也被漂浮的流云遮得約隱約現,時明時暗的月色透過窗欞灑進了韓菲雪的房中。
  這些天我都睡昨極不安穩,南宮傲云的身影如形隨影,夜夜闖進我的夢里,與我糾纏不清。今晚,一直到下半夜,我才朦朦朧朧地睡著。
  “吱”的一聲,一扇房門讓人輕輕推開,緊接著,兩抹黑色的身影從韓菲雪隔壁的房間閃了出來,其中一人手里拿著一個盛滿了油的瓷罐,另一個肩膀上竟然扛著一名黃衣女子,那名女子一點掙扎的痕跡也沒有,看來是被人點了穴位。手拿瓷罐的那人用匕首輕輕地挑開了韓菲雪的房門,偷偷地潛進房里,把那盛滿了油的的瓷罐拔向屋里。
  下一刻,房里的火苗悠然躥起,火勢越燒越猛,濃濃的硝煙味迎面而來。一向淺眠的自己被房里輕微的響聲和驟然急升的溫度弄醒,一睜眼,就看見火紅的火焰在自己的眼底不斷地跳動,火焰已經吞噬房里的桌椅,一股濃重的油煙味伴隨著著濃煙不斷侵入我的鼻中,使我難以呼吸,眼睛也不能睜開。我眉頭緊鎖,心急如焚,看來是有心人想把我活活燒死,方才罷休。下意識地用衣袖捂住口鼻,鞋也忘記穿上,我狼狽不堪地下床離去,朝著房門的方向奔去。空氣越來越稀薄,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意識緩緩地變得迷蒙,劈劈啪啪的火聲在耳邊響起,濃煙中驟然出現了一個黑影。下一瞬間,火光在我的眼前慢慢地旋轉起來,我突然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不由得跌入一個陌生的懷抱里,朦朧的意識讓我分不清對方是敵是友,我努力地睜開雙眼,拼命地想看清楚抱著我的是什么人,但任憑我如何努力地去看,看到的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意識也開始渙散,恍惚之間,腦海里掠過許許多多凌亂的畫面,耳畔響起了嗡嗡的聲音,漸漸地占據了我的耳膜,迷迷糊糊之間仿佛又聽到那熟悉的聲音,“菲兒,菲兒,我的菲兒,我愛你,記住別讓我等太久,記得早點回家……”——南宮傲云,如果我真的就這樣死掉,你會為我傷心難過嗎?你會否忘記了我呢?
  男人在韓菲雪的頸項邊輕點,接著一把將韓菲雪抱起,而另一個男人將肩膀上扛著的那個黃衣女子放在床榻上,伸手為她解了穴道,緊接著,兩人一起閃身退出房間,回到隔壁的房中,關門,上鎖,一切快得如彈指之間,讓人不易察覺。與此同時,在暗中保護著韓菲雪的青烈,驟然發現客棧二樓,從太子妃的房間里,傳出火焰燃燒的噼叭聲,轉瞬間竟然火光沖天,一縷接一縷的黑煙從窗欞里緩緩飄散開來。“快救太子妃!”他大吃一驚,對著身邊的同伴大聲吆喝,眨眼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jrte。
  青烈凌空而起,一掌劈開窗欞,在他躍入屋里的同時,房門被兩具黑影悄悄地關上。濃濃的黑煙中,隱約看見床榻上躺著的那抹身影,心中那巨大無比的石頭方可放下,他上前一把將床上的女人抱起,回頭掃視了一眼四周,毫不遲疑地從窗欞中躍出。
  青烈現在首要做的事就是到最近的醫館,他要確認太子妃有沒有受傷。如若太子妃有丁點的閃失,他就算萬死也難辭其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