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14 心中疑惑真相顯露

最重要的是,這易容后的太子妃闖進太子的書房若讓人發現,這罪名不小,卻又不能謬然說破太子妃的身份,否則就要翻天了,府上有兩位太子妃,那太子的計劃就會落空,太子的一番心血就會付諸東流而白白浪費了。
  青風從腰間拿出令牌,遞給守門的兩名侍衛看,兩名侍衛看清上面的印鑒,沒有再多說半句,轉身欲匆忙退出。
  “且慢,你們應該知道,在你們輪值之時,有婢女夜闖太子的書房,那是你們失職的大事,但乃念我們都是自家兄弟不與你等計較,今天已幫你們擒獲婢女,今日之事,你們最好就當沒有發生過一樣,否則若讓太子知道,一定會治你們一個失職之罪,今后你們要好自為之!”青風不忘警告他們。
  兩名守門侍衛千恩萬謝后方才退出了書房。書房里又恢復了原來的平靜,仿佛剛才任何事也沒發生過似的。jrte。
  幾個男子互相對視了一下,用平時培養出來只有他們才懂的默契,別有深意的眼神傳遞著彼此間特有的意思。青烈緊蹙著眉心,凌厲的神情掃視其他幾人——我不是要你們一定要沉得住氣嗎?為什么你們都不三思而后行,你們偏偏要現身阻止,現在好啦,讓太子妃發現了,要我怎樣向太子交待呢?
  其中一名隱衛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我看見太子妃取了信函,一時心急只是想阻止,我又怎知道太子妃會看完后放回位呢?我也只是恐妨太子的秘密讓太子妃不小心泄露了嗎?另一名隱衛瞟了瞟其他幾個人——兄弟們,廢話少說,此時不宜久留,有什么事,回去再說,快走吧!另外幾人即時會意,紛紛頷首,欲躍窗離去。
  “等等!把話講清楚再走!”韓菲雪連忙攔住窗邊,攤開雙手,大有老雞保護小雞的架式,眼神里透露著幾許深究的神情。從剛才青衣男子與侍衛的交談中,韓菲雪早就聽出內里大有文章,其中必有蹺蹊,自己又怎能這么輕易就放他們離開呢?疑點一、他們無憑無據就認定自己是府中的婢女。疑點二、即使自己真的是府中的婢女,作為一個婢女,竟然夜闖太子書房,卻又不生擒自己。疑點三、不生擒自己就算了,他們不是趕走自己,卻是想跳窗離去。疑點四、讓守值的侍衛撞見了,還幫自己脫身。疑點五、看他們的神情,根本沒有一點要質問自己的意思,還想匆忙離去,看來是想隱瞞些什么。最讓人可疑的是他們之間那些耐人尋味的眼神,雖然自己一點也看不明白,但是最后那個眼神,自己卻一目了然,他們欲跳窗離開,女人的第六靈感告訴自己,他們的出現必定和南宮傲云有關系。
  “看見我還不行禮,就這樣匆忙想離開嗎?”我試探性地故意說道,只是想看看他們究竟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亦或是看穿自己的身份。
  “太子……”青烈一下攔住那個開口的兄弟,一記欲殺人的眼光——呆子啊,不說話當幫忙好嗎?你真是越幫越忙了?那個開口的隱衛被突如其來的力道拉得晃了幾下,心中不由得哀號起來,這個太子妃也實在是太蠱惑了,我這樣心思單純的男人,怎么是太子妃的對手呢,這一次太子非砍掉我的頭顱了!想到這里,冷汗直流,手下意識一抹,滿頭大汗!
  雖然有人阻止了,但那已脫口而出的“太子”兩字,已經清清楚楚地鉆進韓菲雪的耳里,嘴角勾起滿意的弧度,繼續說道。“你們是南宮傲云派來的嗎?”
  “他一直在監視著我,對嗎?”“
  你們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了嗎?你們到底跟蹤了我多長時間?”不愧是隱衛,我毫無所覺被人跟蹤。他既然知道我是誰,為什么卻無動于衷?只見青衣男子個個都默不作聲,一點回答的跡象也沒有。
  “既然你們不愿意開口,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我揚了揚手中的那些信函,剛才趁著那兩名侍衛闖進來時,又偷偷地拿了出來,因為我估計,這些信函能夠幫助我解開一些疑問。青衣男子依然無動于衷。
  “你們都不愿說嗎?那我就把這些信函全部撕毀了!”我嚴肅地開口,認真地注視著他們,“真的不愿說嗎?那我就不客氣啰!三——二——”,兩手把拿在手中的信函作勢要撕掉它。
  “太子妃,萬萬不能撕啊!”青烈看見情況不妙,最終還是開口阻止。
  “想要我不撕也不難,只要你據實回答我幾個問題!”
  “太子妃,多多得罪了!”只見青烈身形微動,瞬間便點了韓菲雪的穴道。個說來看。
  我只感覺到眼前人影一閃而過,下一秒就發覺全身動彈不了,就這樣毫無反抗的看著他把信函從我的心中拿走放回了書房的暗格,又將書架回復原貌。
  “太子妃,冒犯了!”青烈把韓菲雪抱到床榻之上,“太子妃,穴道會在一個時辰后自動解開,你就先在這里歇息一下吧!屬下先下告退了。”
  其他幾名衛隨即躍出窗欞,青烈欲躍出窗欞前一秒,我心急地開口,“慢著!就算沒有了那些信函,我還有其他的辦法!”當我的話一出口,我明顯地感覺到他身形一動,我知道我下對了注,繼而又道:“你莫要忘了府里還有一個‘太子妃’,假若我出現在人前,到時兩個太子妃,恐怕太子府會雞犬不寧了!”我說完后,雙眸盯著他,看他有何反應。
  青烈聞言,愁眉不展,雙拳緊握,好像正在奮力地進行激烈的思想爭斗,好半晌后,才舒展了雙眉,看來他已經有了抉擇,只見他恭敬地單膝跪地,聲音十分沉重,“太子妃,怨青烈直言不諱,您是青烈見過的最為聰敏睿智的女子,但是為什么一遇到有關太子的事,太子妃就變得這樣執著?難道太子的用心良苦,太子妃真的絲毫也看不出來嗎?我真的替太子喊冤了!”
  “說清楚!你這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原本清明的美目剎時染上了一層迷茫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