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13 潛入書房隱衛現身

慕容雪滿意地看著漸行漸遠的侍衛,心中暗道,南宮傲云不在,我要趁機到他的書房一探究竟,在我的印象中,南宮傲云絕對不像表面那么簡單,看見他的第一眼就會給人一副風流倜儻的感覺,但相處時間一長,特別是經歷了兩次患難與共,更加讓我覺得他深不可測,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他不像表面那樣是個十足十的花花太子,好奇心促使下,讓我改變了主意,暫時不去見翠紅她們,改而繞道前去他的書房。
  嬌小的身影,踏著歡快的步伐,一路上小跑步地溜到南宮傲的主殿,遠遠便看見書房門外屹立著兩尊銅像般的侍衛,傳聞南宮傲云的書房是府中的禁地,無時無刻有人把守,今天看來果然名不虛傳。我的眉心緊蹙,水靈靈的眼睛滴溜溜一轉,一抹自信的笑意便綻開臉上,我在路拾了幾塊雞蛋般大小的石頭,從懷里掏出幾張五十兩的銀票,用銀票把其中的幾塊石頭包好,接著將包好的石頭擱在一處碗口那么大的樹枝之間,再用自的腰帶在樹干上系上一個活結,自拉著腰帶的另一頭,然后躲在一顆粗壯的大樹后,竭盡全力猛然一拉,當腰帶回到我的手中時,樹枝微微搖晃,卡在樹枝上的石頭亦隨之應聲先后落地,發出細微的響聲,但在這個寂靜的夜晚里顯得格外清晰可聞。
  “什么人在那里?”守在書房外其中一名侍衛循聲尋去,快步跑到樹下,四處搜查后,赫然掃視到地上有幾顆特別的石頭,那幾顆包著銀票的石頭果然吸引了他,他隨手撿起來一看,差點兒歡呼雀躍,轉身對仍然守在書房門口的另一名侍衛道,“兄弟,快些過來,這里有銀票呢!”那名侍衛聞言,也立即奔了過來,兩人將地上的包著紙的石頭一個一個地拾了起來……
  當我看清了他們的樣子,心里頓時踏實了不少,不動聲色地察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他們全沒有蒙面,應該不是那種無惡不作之徒,于是我強作鎮靜的開口試探,“你們,你們到底是誰?膽敢夜闖太子府,我只要大喊一聲,你們就一個也跑不掉!”
  慕容雪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誰知這一幕卻沒有逃脫得了隱匿在暗處的隱衛銳利的眼睛。“風!你說太子妃進了書房到底意欲何為?難道真的如太子當初想的那樣,太子妃是那個老家伙派來的奸細嗎?”
  沒有!這里沒有!那里也沒有!慕容雪差不將南宮傲云的書房全翻過來,從他處理奏折的桌案,以至書架,再到他小憩的床榻,全給自翻遍了,也沒有發現半點可疑的信函。
  咦!怎么會這么緊的,盒子根本打不開!但我仍然不死心,依然竭盡全力想打開盒蓋,還是紋絲不動,卻在無意之間把盒子扭動了一下。
  突然覺得眼前一團黑影閃過,難道是?難道這里真的有鬼嗎?我緊張地轉身,頓時感到雙腿漸軟,連呼救還來不及,腦海中卻不期然地浮現出那張令人妒忌的俊臉和挺拔修長的身軀。眼前突然竄出幾個身穿青衣的男人,他們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全像木頭人一樣呆滯在那里。
  驀然,“吱”的一聲響起,伴隨著我有點緊張的抽氣聲,書架上暗藏的隔層慢慢打開,露出了一疊信函。難不成這些信函就是隱藏著南宮傲云的秘密嗎?在好奇心的鞭策下,我毫不猶豫地翻開這些信函,借著書房中微弱的燭光,攤開一看,全是一些古代的繁文,專心致致地看了一兩行,還是沒有看明白,不過看那些圖,有點像國家地圖,大概是一些軍事草圖或者是敵人的罪證之類的東西吧,卻找不到半點與南宮傲云有關的信函,不由得失去了興趣,把信函重新疊好,放回原來的暗格里。
  我的眼前驟然出現了幾根黑線,每顆石頭上包的只是五十兩的銀票,一共也不過包了六張,他們用得著如此欣喜若狂嗎?我不了解的是,古代人的薪金與現代人的價碼不同。只是心底咒罵著,南宮傲云到底有虧待自的下屬啊!連這點小錢見了也這般高興!真替這些侍衛抱怨不平啊!我的腦海里還在胡思亂想,但是腳下的速度一點也沒有減慢,我瞥了一眼還在合不攏嘴的兩人身上,趁四下無人注意之時溜進了書房之中。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們悄悄地跟進去看看,如果太子妃真的做出有損太子的事來,我們馬上現身阻止吧!”
  我再次走近書架旁,看見一格格地擺放著各種古董玉器,樣樣碧綠通透,讓人愛不忍釋,想想這些全是毫無瑕疵古玉,能配得上當朝太子的,價值定然不菲!等我隨便挑一件拿去變賣,下半生也夠我豐衣足食過一生了!但每件實在太大了,太過引人注意,一不小心就會被人發現,我的視線在書架上四處溜達,終于落在一個精巧細致的錦緞盒上,單憑盒外的質地感覺一看,就可以斷定里面裝的東西一定是無價之寶,才會讓他如此珍而重之。
  沒有,還是沒有!我十挫敗的來回踱著步,現在不但找不到半張可疑的信函,還讓自白白浪費了三百兩銀票,真是有冤無路訴了!這次真是‘偷雞不著蝕把米’。不行,我從來不做賠本生意,除非等價交換。既然事情是因他而起,自絕不能‘兩手空空而回’,說到底也要從他這里拿點什么作為補償。心中不斷地為自荒唐的行為找著名正言順的理由,那個可惡的南宮傲云不但奪走了自的清白和自由,只拿他點東西作為一點小小的補償還真是便宜了他。點信無名。
  我預料不到的是,那些身穿青衣的男人卻沒有一點要回答的意思,反而一副欲破窗逃走的架式。與此同時,我剛才那句低聲的詢問,驚動了門外當值的兩個侍衛,書房門被猛然推開,兩人已快速地沖進了屋里,其中一名侍衛瞧見屋里的情景后,立即大聲高呼,“有刺客!”接下去的話卻被硬生生的吞回了肚子里。屋里一名身穿青衣的男子身影微微一閃,已把手掌緊緊地捂在剛才開口叫喊的那名侍衛的嘴上,低聲地道,“別大聲叫喊,我們是太子的隱衛!”表明身份的是青烈,和青風是孿生兄弟,和青風一起追隨太子已經有十年有余。
  他們的存在除了青云知曉外,太子府上的其他人全毫不知情,但現在迫于眼前的狀況,如果他不表明身份,恐怕那侍衛就這么一叫喊,轉眼間會引來更的侍衛,那時恐怕避免不了一場自家人打自家人自相殘殺的內戰。zVXC。
  最重要的是,這易容后的太子妃闖進太子的書房若讓人發現,這罪名不小,卻又不能謬然說破太子妃的身份,否則就要翻天了,府上有兩位太子妃,那太子的計劃就會落空,太子的一番心血就會付諸東流而白白浪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