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12 夢宛生活潛回府里

“蕭少爺先在這里看一下她們的歌舞,待媽媽我先去讓人處理一下這幾件事吧!”老鴇轉身而去,我就這樣在夢宛里住了下來。
  時間一晃就是就是兩天,我已經慢慢適應了夢宛的生活規律,白天就看姑娘們彩排要表演的舞蹈,順便在一旁指點一二,正如此刻,我坐在舞臺的桌案旁,欣賞著嬌柔嫵媚的姑娘們身穿同一色系的彩衣水袖翻飛扭動身姿,表演著各種輕盈優美的舞姿。我忍不住搖頭嘆氣,三步并作兩步的跨上了舞臺,我一手扶著其中一名身穿鵝黃衣衫的嫵媚女子,另一只手握著她那染了艷麗奪目的蔻丹和嫩滑瑩白的柔荑,我的身子緊緊地貼在她的身后,帶著她的身子一個半下腰,輕輕一旋轉,在她的耳畔柔聲地說道:“玫瑰,人人說女子是水做的,如果這腰下得不恰到好處,又怎么能顯示出女子的優美感呢?”
  名為玫瑰的女子因我的靠近碰觸,和那溫聲細語,使她臉紅得如夕陽西下前,天那瑰麗無比的晚霞一般,有點羞澀地低下了頭,“蕭少,讓玫瑰再加練習練習……”
  “喂!你們也不要太過了?一點兒同情心也沒有啊!人家還是個病人呢?雖然不是什么美人,但好歹可以說是同僚一場吧!不用在我的面前說得這么難聽……”。
  今晚我一時心血來潮,又難以入睡,于是就趁機潛入太子府,想告知翠紅事情的真相,讓她決定去留,順便把自出嫁時的嫁妝好好整理一番,找個安全的地方收藏起來,待有需要時就可以拿出了救急。下過衣女。
  我從后山的狗洞里成功地潛入府中,一路上我躲開了不少的侍衛、家丁和婢女,眼看冷宛就在眼前,卻不小心碰到走廊上擺放的盆栽,發出了些微的響聲,被巡邏的侍衛發現,尋聲而來,“是誰?”
  “那你就快些前去,免得讓太子妃久等,到時得罪了太子妃,就有你好受了。”侍衛語氣冷淡地看了我一眼,你是哪個房里的,為什么我好像未見過你的?”
  “太子不在府上,誰敢善作主張,還是等太子回來再說吧!”另一名侍衛插嘴道。
  “那亦應該先將她收押在牢中,否則讓她在府里必定到處亂晃,不傳染才怪呢?”另一名侍衛搭腔。
  “玫瑰,瞧你滿臉緋紅,可別對蕭少我有意思啊!”我故意戲謔著她。
  媽媽的動作也非常迅速,我前兩天交待的幾件事,正在密鑼緊鼓的進行中,招人啟示已經張貼了兩天,前來應聘的人也不少,但是經過我親身面試后能符合的人所剩無幾,還正在物色中。至于趕制方桌那件事就已經塵埃落定,陳師傅已經答應連夜趕做,盡量在最短的時間里完工,經過上一次的裝修后,我對他們的技術完全信賴,那件事已經不成問題了。昨天我已經設計了一些衣衫的式樣,也讓媽媽找最好的裁縫縫制了,只要等衣衫縫制好,我的另一個方案也會跟著出爐。這兩天在夢宛里日子過得十充實,雖然有點忙碌,但是也讓我沒有余的時間去胡思亂想,反而暫時拋開了對南宮傲云的思念。
  “因為太子妃半夜突然覺得有點肚餓,婢女奉了翠紅姐姐之命,前往廚房弄些夜宵給太子妃享用。”
  “夜深人靜,你在這里干什么?”其中的一名侍衛上前一看,當看見眼前這個女子的臉容時,眼里流露出鄙視之意。
  當那變幻莫測的晚霞在夜幕中漸漸隱退時,一抹嬌小玲瓏倩影正偷偷摸摸地潛進了太子府里。皎潔的月色溫柔地曬在那抹身影上,借著月光,照出的竟然是韓菲雪那張易容后的麻花臉。
  “蕭少,玫瑰不敢有此奢望!”她的臉更紅了。
  “好啦!好啦!有什么好看的,你千萬不要在府上到處亂晃,一個不小心把病傳染給其他人,到時倒霉的是你,小心要你吃不完兜著走呢?”其中一名侍衛有點不耐煩地說。
  此刻,為什么韓菲雪會出現在太子府里呢?原來是放心不下翠紅,這次出逃計劃沒有知會她倆一聲,而且自又為柳月媚易容改裝,想必翠紅、青兒兩人一時半刻也不會發覺府上的那位‘太子妃’是冒牌的,但日子一長,以柳月媚那種高傲的性格,她倆必定發現其中的端倪,怕只怕那時,遭殃的就是翠紅了,青兒反而有青云的照顧,這個我大可以放心。
  “大哥,我們應該告知王管家,早日把這個丫頭攆走方為上策,如果讓她留在府里,遲早是個禍根!”另一名侍衛插嘴。
  天啊!這次完了!我被他樣一問,弄得心里有些微驚慌,但表面上依然看不出絲毫的漣漪,靈光閃過,一個不錯的主意浮現眼前。“侍衛大哥,我本來是廚房里的洗菜婢女,因前些日子回鄉探親,可能被家鄉親人傳染了怪病,而不自知,你看我臉上這滿臉疹子,怪不得侍衛大哥認不出我。正因為這樣,王管家連廚房也不讓我留下來,說是怕我把怪病染到主子的飯菜之上。”說到這里,我還故意擠出一連串的眼淚,樣子十狼狽,接著又突然向后面跳開,對著臉前這一群面色難看至極的侍衛猛然擺手,“侍衛大哥,你們全部是好人,我不想把怪病傳染給你們,你們最好別靠我這么近,如果你們還不信,我可以脫了衣服給你們看,不過我的身上更恐怖,有的還擦破了皮流出很難聞的濃水……,”說完連我自露出嫌棄的表情,作勢就要掀起衣袖。zVXC。
  “好啦!蕭少我就不戲弄你了,用心練習吧!我相信假以時日,你一定會跳出輕柔優雅的舞姿的!”說完后,我就退下了舞臺。
  我心中暗叫不妙,在這半夜三更,被人發現,恐怕難以脫身,強裝鎮定的說,“侍衛大哥,我是府里的婢女。”
  “等等,你剛才說什么?太子不在府里?”這個意外聽來的消息,讓我不由得松了口氣。
  “你不知道嗎?太子一大早就動身啟程卻了關,半個月后才會回來。”年長的那個侍衛說。
  “大哥,不要再跟她解釋那么,小心稍一不留神,真的會被傳染的!”另一個侍衛道。一群侍衛就這樣消失在我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