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10 書房里的天大秘密

柳月媚進入太子府后,欲舉步前往飛絮宛,忽然靈光一閃,意識到自現在已經是名正言順的太子妃了,于是便轉身,向冷宛的方向而去。當她一抵達冷宛時,發現侍候慕容雪的翠紅正伏在桌案上,臉上還帶有未干的淚痕,看來那個女人把自的丫鬟收服得妥妥帖帖,自要小心行事才好,不能輕易露出半點破綻。掃視了一下四周,樸素的陳設讓她嗤之以鼻,日后她一定請太子布置得富麗堂皇,這樣才能襯得起她太子妃的身份。現在唯有先好好地睡上一覺,她躺在床榻上,不過片刻便入睡了,睡夢中,她得到了南宮傲云的寵愛,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
  但她不知道的是,夢境往往與現實相反,只因為她的貪得無厭,妄想坐上正妃的位置,反而讓她落入地獄般的深淵。
  怪不得人們常說:“貪心不知足者,最后會落得個悲慘的下場!”做人實在不能太貪心,是你的任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跑不掉,不是你的,勉強搶來也不會幸福長久矣!
  哦!說說你們的見解吧!這話因何而解?”南宮傲云仍然埋首在奏折之中,只是嘴角掛上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太子府書房宮時本。
  “這到底是……?”他們一時半刻瞧不出什么端倪來。
  兩人聽聞后,同時抱拳稱道:“太子英明,考慮周詳!屬下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你們過來看看這是什么?”南宮傲云取出了一扎信函,交到青云的手中,言詞之間有著令人俯首稱臣的霸氣。
  “太子,我覺得這次押送糧草之行恐怕有詐,不如讓青風代太子前去!”
  “你們果然析得一針見血,正因為這樣,父皇才會派本太子前往,一來嘛是打探一下老二的虛實,二來嘛是想趁機收回他手中的兵權。”南宮傲云有點懶散的開口,他站起身,走到書架的面前,擰動書架上一個精致的盒子,書架上的暗架自動開啟,里面露出一扎信函。
  南宮傲云端坐在紅漆鐵木的桌案后,一批閱攤在桌案上的奏折,一聆聽青風的稟報。“回稟太子,雖然昨天早已知曉太子妃的計劃,但是今天屬下親眼目睹,才明白太子妃是一個絕頂聰慧的女子,還有太子妃那出神入化的易容術,真是讓人有點望而生畏!太子,真的就這么輕易讓太子妃離開嗎?”青風道出了心中的疑慮,他跟隨太子年,深諳太子的脾氣,從來不向別人解釋,只怕太子妃未能體諒太子的一番用心良苦啊!
  “還有這些信函,全部是老二和慕容天串通欲要謀朝篡位的來往書信,本太子經已讓人把這些全部臨摹出來,如果老二欲加害本太子,這些臨摹出來的書信就會送到父皇和朝中各大官員的手中,到那時,哪怕他欲重金禮聘收買人心,也無人敢要那不義之財,最終他只會樂得一個眾叛親離的下場。”慵懶的語氣讓人掉以輕心,可眸子里卻透露出一股精明能干的光芒。
  “太子!青云說得很對!眾所周知,二皇爺一向視您為死對頭,關那兒全是他的人馬,太子這樣一去,恐怕就成了自動送上門的魚兒,自投羅網了!”zVXC。
  “青云,你明天隨本太子同行,另外青風和青烈精挑細選一些隱衛暗中保護好太子妃,府上的哪位‘太子妃’暫時不用理會,就讓她來掩人耳目一番,待本太子回來后再處理,本太子外出的這段日子,青風要護衛好府上的安危,要把太子妃的安危放在首位,若不是到生死關頭,不要輕易暴露身份,以免讓菲兒發現,也讓歹徒有機可乘!”
  “因為這里裝了五百萬兩白銀和一百萬兩黃金,是老二這么年來克扣糧餉和軍餉以及搜刮民脂民膏所收斂而來的!”
  “這張是老二府上地窖的地圖,知不知道本太子為什么要給你們看這個嗎?”南宮傲云那強壯的身軀靠在書架上,薄唇微翹,帶著極為性感的嗓音,仿佛可以看穿人的心思。
  ――――――――――――――――――――――――――――――――――――――――――――
  “這件事本太子自有主意,你們不得自作主張!”南宮傲云持筆的手緊了緊,他的菲兒當然不會明白自的用心,他這樣做無非是為了護菲兒周全,他之所以佯裝毫不知情,只不過是將計就計,菲兒為他安排了一個所謂的替身,他又何樂而不為,順著菲兒的意思去做呢?希望籍此讓菲兒脫離險境,不要因他而置身在浪口風尖之中。等一切平息后,以菲兒的身份再次回到他的身,這樣,以后才能讓菲兒安全地留在他的身。”
  “二皇爺奉命鎮守關年,從未因糧草短缺向皇上上奏,更何況押運糧草一事一向是戶部尚書所管核的!為什么這次卻要求太子押運呢?”
  “是啊!太子!青風所言不無道理!讓青云代你前去吧!”
  南宮傲云把暗格歸回原位,再次坐回那張寬大的桌案旁,全身散發著凌厲霸道的氣勢,好像一切在他運籌帷幄之間。
  次日清晨
  當第一縷璀璨奪目的朝陽穿透了厚密的烏云,陽光從云縫里照射下來,猶如無數條巨龍噴吐著金色的瀑布。南宮傲云所押運的糧草隊伍已經出了城門。快騎只需有三天的時間,他們卻需要走上一星期的路程,如墨的駿馬上那原本就昂揚的身軀,在朝陽的映射下,被拉得更加碩長……
  另一方面,易容了的韓菲雪順利地離開了太子府,得到自由的歡欣鼓舞過后,隨之而來的卻覺得整個人有點惘然若失似的。甩了甩頭,刻意甩掉所有不愉快的感覺。我思前想后,既然現在自已經是自由,又不能回到現代,我決定暫時安身在夢宛,當初的注碼是下對了。算算日子,我已經有一段不算短的日子未再踏入夢宛了,不知現在夢宛的生意怎樣,老鴇有沒有勤加督促姑娘練習技藝?思索至此,心動不如行動,我立即朝夢宛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