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06 瘋狂掠奪彼此傷害


  我發現自己親耳聽見他說出這鐵一般的事實時,自己的心疼痛難忍,而那些有如刻骨銘心般烙印在我的心上,而且那些痛楚一陣比一陣急,一陣比一陣劇烈。護在胸前的手用力地按住心口,我的心里真的是很痛、很痛啊……
  失去理智的南宮傲云并未發現,此刻的我滿臉慘白。激動和狂暴的怒吼充斥著整個書房,陰霾的目光充滿著嗜血的光芒緊緊的盯著我,剛才的柔情全在這一刻化為烏有,他現在氣得只想殺人。
  下一刻,我驚呼一聲,他已經扯掉腰間的褲帶,又一下撕裂了我的di-ku,雙手使勁的掐住我的腰肢,毫無預警的沖進我的ti-nei,力道一下比一下大,肆意的發泄著滿腔的怒火,滿腔的怒火與欲火,已經徹徹底底地把他化身成一頭理智全失的野獸。
  痛!撕心裂肺的疼痛傳遍了我的全身,我再也控制不住的淚水如無休止雨水般緩緩落下,先前所有的委屈、羞辱、心疼如山洪噴發般傾瀉而下。
  眼前這個比魔鬼還狠的男人,他冰冷得有如地獄使者般,而自己仿如那些人盡可夫的ji_女。我緊緊的咬住下唇,不讓自己的哭聲從嘴里溜出來,更不能痛呼出聲,這是留給自己的最后一丁點的自尊。就在自己快要昏過去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到自己騰空而起,剎時間身子陷進了一張柔軟的床榻之上,我驚恐萬狀的睜開迷茫的眼眸,發現自己竟然置身在書房的床榻上,四周有一陣寒徹心扉的寒意包圍著我,我再次看向那個比魔鬼還要可怕幾分的男人,他正動作純熟的褪下身上的衣裳……
  我全身使不上絲毫力氣,頭暈目眩的,唯有倔強地轉開臉,不去看那個令人畏懼的男人。南宮傲云毫不猶豫的翻身壓在我的身軀上,用力地扳過我的臉,懲罰般的使勁地吻上我的粉唇,霸道地吞噬著我那異常柔軟的凌唇,大手也毫不客氣地撫上了那誘人的嬌嫩,隔著輕紗般的衣物,粗暴地rou-lan著令人愛不釋手的柔軟。看來隔著衣料的撫觸讓他極為不滿,他稍微離開那誘人的身前,冷冷的命令著:“把衣服tuo-diao!”
  我呆愣地看著他,他那冷酷無情的話再次撕碎了我的心,無法言喻的痛楚讓我全身不停地顫抖著,他竟然這樣對待自己,在他的眼中,自己居然連ji-女都不如。
  低沉而冰冷的聲音再次從頭上傳來,讓人寒徹心底。支離破碎的心早已變得麻木不仁,他給自己的傷害已經太多太多了,再多幾次也無什么區別了。我木然地伸出手來,猶如被上了發條的扯線木偶一般,無意識地進行著他的指令。手指輕輕一拉,身上的衣衫全都翩然落地,不爭氣的淚水還是潸然落下。眼中的氤氳蒙上了一層水霧,泫然欲泣的模樣,看在他的眼中竟然是如此楚楚動人。
  “太子殿下滿意了嗎?”一記絕美的笑意蕩漾開來,他只不過是想羞辱自己而已!他只不過想看自己在他的身下求饒罷了!我才不會給他制造那種機會。無聲無息的哭泣,倔強的性子,還有那咬得冒出血絲的唇瓣,如大樹生根般,重重地植在南宮傲云的心底,他的心再次感覺到疼痛難當。“菲兒!”大手擁緊那顫抖不已的嬌軀,俯身溫柔地吻上那張紅唇,長舌輕輕地舔拭著已經咬破了的唇瓣,血腥的氣味即時充斥了他的口中,剎時仿佛那天降甘露般澆熄了他的怒火。排山倒海的自責隨之淹沒了南宮傲云,自己為什么會這樣?這是什么原因?為什么要失去理智那樣對待菲兒?長臂緊緊的擁住,恨不得把菲兒揉進自己的身體里,不再與之分離。輕聲低語,“菲兒,不要再這么倔強了,這樣只會害人害己”。
  我仿佛聽不見他所說的話,無奈地別過頭去,“太子不是想要我嗎?那還在等什么來呢?”身后的小手緊緊的握得死緊的,那心疼讓人渾然不覺了,指處泛起的蒼白,使人慘不忍睹.
  南宮傲云有點粗糲的手指微微使力,把我的粉拳打開,倏然發現我的掌心里那此深紅的指甲深深地陷進肉里的痕跡,那些深紅的痕跡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菲兒,不要這樣折磨自己!”低沉暗啞的噪音里透露著無限的憐憫,也帶著只有對菲兒才有的柔情。他的大手緊緊地扣住了我的小手,我發泄似的把所有的力道全都加注在他的手上,他竟然無動于衷,任由我狠狠地發泄。
  我兩眼空洞的盯著天花板,不去看他,不去理他,不去感受他所謂的溫柔,我真的不想再這樣過下去,時時生活在他的猜忌,他的陰沉不定之下,我的心再也承受不了任何的……
  “如果你真的認為對不起我,那就放手讓我離開吧……”,我喃喃自語著,虛無縹緲的聲音像說給他聽,又仿佛是說給自己聽的。
  “菲兒,為什么?為什么你總是想著逃離我的身邊,我對你不好嗎?還是你在責怪我剛才那一時之間的晦氣說話和過分的行為?你要相信我!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是因為緊張你、在乎你……”,他凝望著我的眸光里,帶著一抹令人心碎的表情。
  “你認為你對我很好嗎?”我故意忽略掉他眼里的心碎,不斷地告誡自己那只是自己錯覺,或者是他那高明的欺騙演技,絕對不能輕易上當受騙。有然會在。
  “菲兒,難道你真的一點兒也感受不到我對你的情意嗎?”他俯視著身下的小人兒那空洞無神得像個扯線玩偶般了無生氣,他的心仿佛被人掏空一樣,他現在只想對菲兒解釋清楚,希望菲兒能夠相信他,他從未感覺到的驚慌驟然涌上了心頭,好像有什么即將要從他的身體里抽離而去,令他忐忑不安起來。
  “上一刻你可以對我甜言蜜語,下一刻你又可以摟著其他女人說些海誓山盟的說話,究竟你什么時候是真,什么時候是假的,讓我無從分辨,我也不想再云分辨了!”我拼命地咬緊牙關,不斷地提醒自己不能在他的面前示弱,不能讓他看見自己脆弱的一面,但是越是隱忍,胸口就越覺苦悶,苦悶得幾乎令自己窒息而亡。
  “菲兒,你是愛我的,你是在乎我的,否則你不會這樣生氣!你要相信我,自從有了你以后,我再也沒有對其他女人有過肩逾越的舉動”,他義正詞嚴地為自己辯駁著。
  “如果我相信你的說話,你是不是可以放我離開!”他的話猶如最甜蜜的毒藥,如果不是自己見識過他的風流韻事,或者自己就會愿意相信他的說話。
  “不會!永遠也不會!你是我的女人,就注定永遠都只能屬于我一個,就算是死你也休想逃離我的身邊!”他慍怒的向著我嘶吼著。這一輩子,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手的,就算菲兒的心不在他的身上,菲兒也休想逃離他的掌控。jrte。
  他現在唯一想做的是讓菲兒懷上自己的子嗣,或者到了那時候,菲兒就會安分守己,不會想著離開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