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04 闖入書房收回承命


  說做就做,為了擺脫那些纏人的侍衛,我馬上瞧南宮傲云的書房而去。眾侍衛可能看見我正怒氣沖沖,全都不敢靠得太近,只是在我的身后亦步亦趨的緊跟在后頭,故意拉開了一段較長的距離。
  我的心與腳下的步子一樣凌亂煩憂,在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了書房的門外,但還是想不到用何種理由跟他談判。
  “太子妃,你怎么來了?有什么事情嗎?”恰好走出書房的青云看見那抹身影,連忙迎上來詢問。
  青云的叫喚拉回了我那凌亂的思緒,我一時茫然,雙眸有些空洞的望向聲音的源頭,看見是青云,下意識地搖搖頭,淡淡的說:“我沒事!太子在書房里嗎?”一看見青云,我由不得百感交集,為什么同是男人,有些男人對情愛專一矢志不渝,終其一生都只會鐘情于同一個女人;但有些男人卻風流成性,換女人就如換衣服般,多如過江之鯉。眼前的青云就是南宮傲云最好的對比,青云是難得一見的好男人,對青兒寵愛有加,最重要的是青云只有青兒一個妻子。相對南宮傲云來說,堂堂一國太子,亦是未來的國君,三妻四妾甚至是后宮三千也是平常之事,自己想要得到那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愿望,那簡直就是難過登天,恐怕是自己這生奢望……
  “太子就在里面,太子妃請!”青云恭敬地讓開,在太子妃昏倒的那晚,他可是親眼目睹了那一幕,當時太子那驚惶失措的神情,是他自跟隨太子后從未見過的。他當然看得出太子妃在太子的心底有著舉足輕重的位置,這一點他可以說是勿庸置疑的。
  “謝謝!”我的嘴角微微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意,以示回應。我伸出雙手,遲疑了好一會兒,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好像準備在做最艱難的選擇般,最終我還是輕輕地推開了書房的那扇讓人沉重的大門。
  誰也不知道的是,在我推開那扇大門時,幾乎耗光了我所有的力氣。如果我不是在進入書房后,第一時間把自己的身體倚靠在身后的大門之上,我必定會狼狽至極地軟倒在地上。我站定后略微抬頭,刺眼的陽光從窗欞中透射進來,將坐在紅漆桌案后的那個男人堪稱黃金比例的完美身材勾畫出引人矚目的金色輪廓,身上那套暗紫色的朝服還未換下,一張俊美無瑕的臉和全身那渾然天成的皇者氣息,讓人不敢隨意靠近。這一刻,他俊美得猶如天神一般,讓人只可遠觀,不敢靠近半分。
  這時,聽到開門聲,莫名被人打擾的南宮傲云憤怒的抬起頭來,準備把這入侵的不速之客興師問罪。但當他那張冷漠的臉瞥見門邊那抹嬌小的身影時,那雙冷漠無情的眸子剎時柔和下來,雙唇微抿,嘴角擒著一抹玩笑的意味,修長厚實的手掌托著下頜,一言不發,耐著性子等待著眼前的小女人先開口。
  我暗暗地咽了一口口水,假裝沒有瞧見他的模樣,把頭轉到另一邊去,金色的陽光把他那張俊美無雙的臉勾勒得更加完美,讓看見的人不由得心跳加速,再看下去,恐怕只會沉溺其中,讓人不可自拔。“太子,請你以后不要再派人來跟著我了。”恭敬的語氣里透露著格外的生疏。
  “菲兒,你過來。”邪魅的聲音悠悠揚起,他朝我伸出手臂,性感惑人的笑意在聽見我那冷淡而疏遠的語氣時即時收斂。他很想知道這個小女人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向處處頂撞自己的菲兒,突然轉了性,對自己畢恭畢敬。
  我的心里雖然十分不情愿靠近他,但是腳步卻已經下意識地為我選擇了,不聽使喚地向他邁開步伐。如果能夠拋開他的風流不說,我不得不承認,他的舉手投足之間,從來都帶著惑人心神的魅力。jrte。
  “菲兒,你好像忘記了應該怎樣呼喚你的夫君?”等不及我那緩慢的步調,南宮傲云已眼疾手快地一下把我撈進懷里,將我輕輕松松地禁錮在他那強壯的大腿上,長了薄繭的手指輕輕地挑起了我的下頜,那雙冰綠的眸子帶著放蕩不羈的邪魅,緊緊地盯著我的臉不放。
  “請太子不要再派人來監視我了!”我故意忽略他說的話,避開與他糾纏的目光,身體下意識地向后靠去,不想與他靠得那么近,想要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只是自己全身氣息籠罩在他那股獨特的檀香味,使人有點迷醉。
  “那只是讓人保護你的安危,絕對不是監視,如果你不喜歡,我就讓他們在暗中保護你,絕非必要不會出現在你的眼前。”他托住了我的腰身,將頭埋在我的頸畔,汲取著令他留戀的清香,慵懶的嗓音和微慍的氣息全都噴灑在我的頸側。
  “太子,請你自重。”我絕不能貪戀這個男人的溫柔,他對每個女人都是那么溫柔體貼,讓人沉淪其中,上一刻的溫柔寵幸,難保不在下一刻變成冷酷無情,我暗自地提醒著自己,不能落入他的陷阱之中。
  “菲兒,你今天實在太令我失望了,似乎要我提醒你應該怎樣叫我才是。”粗礪的手指時輕時重的摩挲著我那嬌嫩的粉唇,無言地暗示著即將對我的懲罰。
  他指尖上那灼熱的溫度,讓我突然覺得四周的溫度驟然急劇下降,讓人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我倔強地揚唇,“太子想要聽話的女人,滿街都是,滿城都是,何必為難我,何必勉強自己與一個不討喜的女人在一起呢?”我不想再做他的玩物,更不會好像那些想討他歡心的女人那樣千依百順,唯唯諾諾。
  得青見著。南宮傲云聽了我的說話,竟然哈哈大笑起來,雖然不知道菲兒為什么前后有這么大的改變,令菲兒如此火氣十足。但剛才的那句話,卻明顯地泄露了底子,后知后覺的才發現自己竟然中了他的圈套。南宮傲云沒想到向來冷漠的菲兒喝起醋來竟是如此芳香誘人。
  下一秒,他那火熱的紅唇已迫不及待地吻上了我那甜美如蜜的的凌唇,舌尖撬開了我的貝齒,溫柔而又霸道挑逗著我那香甜的粉舌。在菲兒一踏進書房的那一剎那,南宮傲云就已經想這樣對待菲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