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02 懲罰變最好的獎勵

紅紅的晚霞映紅了半天。一片連一片的云彩在晚霞的映照下顯得格外美麗,溫柔地灑滿了整個太子府的上空,仿佛給太子府鍍上了一層金箔。
  藥力散盡,待我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傍晚時了,這一覺睡得格外安心,夢中沒有再受到一丁點的血腥鏡頭的侵襲。伸手輕撫上雪白的被褥,哪里還有他的余溫呢?只是昨晚的一幕幕卻歷歷在目,不時地提醒著我他確實來過,雖然明白他近段時間不會在白天出現在自面前,但是心底卻泛起了濃濃的失落感,現在連自的心是怎樣想也不知道了。
  梳洗過后,我靜靜地躺在貴妃椅上,雙眸凝視著外面婆娑的樹木,傍晚的微風輕輕拂過我的臉龐,周圍的一切顯得外寧靜安詳。平靜得仿佛昨晚的一切沒有發生過一樣。但是,昨晚那殘忍血腥的一幕,仍然殘留在我的腦海里,任我想揮也揮之不去。特別是抓住自的那個黑衣人倒下來的那一幕,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記憶中,感覺又回到那個濃重充斥著血腥氣味的現場,我猛然吞了吞口水,心臟不由得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也開始有點害怕了,真的是人有了依賴心,性格會變得有點軟弱。我想要逃開這一切,可是卻逃不掉,也不愿再逃避。
  “你叫我什么?叫錯了就要接受懲罰哦!”他或輕或重的啃噬著我的唇瓣,唇舌糾纏間迸出不容忽視的警告。其實說是懲罰菲兒,其實到頭來這樣的懲罰方法是在折磨自而已。
  “云……不……要……,”我終于在他的溫柔攻勢下棄械投降。雖然現在是傍晚時,但也是晚膳的時候,翠紅即將要送晚膳過來,我可不想讓她們撞見這個讓人困窘的一幕。
  想到這里,我那擔驚受怕的心緩緩安穩了些。“南宮傲云,南……唔……,”我剛想開口說些什么,我的唇卻被他狠狠地堵上,他近似瘋狂的啃咬著我的粉唇,一遍又一遍,直到我再也承受不了,痛呼出聲,他的舌尖才意猶未盡的快速竄進我的檀口,繼續掠奪我的甜美。不知過了久,好像感覺快要窒息時,在彼此急促的喘息聲中,他才戀戀不舍的放開了我的唇,“菲兒,你剛才叫我什么呢?”低沉性感的嗓音再次傳來,他那有點粗糲的手指輕輕地抬起我的小臉,聞著那特有的香氣,令他有點心馳神往。
  我借著他的力度轉過有點僵硬的身體。不出所料,一襲紫色的長袍包裹著他那健壯的身體微微坦露的胸膛散發著惑人的魅力,那張完美無雙的俊臉上,依然帶著那似笑非笑的笑容,一雙冰綠的眸子緊緊的鎖住了我的視線。這么靠近的距離,連他那獨特的男性氣息全悉數落到我的臉上,我只覺臉上驟然一熱,我有些窘迫的輕輕動了動唇瓣,“你,你嚇倒我了!”我還不忘把右手捂住xiong-口。
  薄薄的唇慢慢地湊近我的小臉,低沉動聽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吐出,“菲兒,還在怕我嗎?”我抬起頭,有點驚訝地望著他,我注意到他剛才所說的話,他竟然沒有自稱“本太子,”而是自稱“我”,現在想起好像從昨晚自受驚之后,他沒有再在我的面前自稱“本太子”了。這種平平凡凡的稱呼,有如最動聽醉人的情話,切切實實地印在我的心底。我忽然有一種想法閃現眼前,好像此時的我們只是一對普普通通平民夫妻,他不再是那高不可攀的太子殿下,我也不再是什么太子妃,我只是他唯一的妻子,他只是我的夫君而已。這一刻,么希望我的愿望成真,我的心卻不受控制的呯呯直跳。經過昨晚的那一幕,要說一點也不怕他,那簡直是捂住良心說話,確實是假的。但實際上他卻又從黑衣人的手中救了自一命,還諾下話來不會傷害自。
  南宮傲云在我腰間的大手漸漸收緊,讓我整個人坐到他的腿上。在朝堂之上,與父皇商量國事也變得心不在焉,連一向粗心大意的父皇也看出自滿懷心事,讓他早點回府歇息。他很擔心菲兒的身體,更怕菲兒畏懼自,于是一下朝就匆忙回府,第一時間就趕來看菲兒。
  “菲兒,這樣才聽話嗎?”南宮傲云的嘴角掛上了一抹得逞后的淺笑,俯首,再一次準確無誤地吻上了我的粉唇,肆無忌憚的品嘗著我口中的甘露。
  倏然,一雙強壯有力的的臂彎,突然從身后牢牢地環住了我的腰。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猛然一窒,下意識驚呼出聲,接著,一個慵懶戲謔的噪音帶著令我非常熟悉而又灼熱的氣息筆直地落入了我的耳里。“菲兒,在想些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呢?”現樣動無。
  正所謂最不想發生的事情,偏偏就會了生在自的身上。一直到翠紅尷尬的把晚膳擺好又匆忙離開,南宮傲云才放開我,這時的我已經羞愧得無地自容,抬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卻換來他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響亮的戲謔的大笑。“菲兒,剛才的吻是對你出色的表現的小小獎勵!”
  我只感覺到自表情突變,眼前出現了幾條黑線,他真是個超級可惡的無賴,被他強吻了,他還能理直氣壯的說是對自的獎勵,而且他的獎勵與懲罰卻是一模一樣的,但在我的心里,卻涌現了一絲絲喜悅,難道自有被虐待的傾向嗎?
  我的思緒還未理智,突然覺得身體整個騰空而起,被他抱進他的臂彎里。而他的唇又趁機在我那布滿紅霞的臉上偷吻了一下,原本就急速的心跳聲就更加跳得凌亂急促。
  “南宮……唔……,”越來越近的危險氣息,我的小手緊握成拳狀,拼命的抵在他的胸膛上,剛一開口又再次被他那洶涌澎湃的的吻弄得我一陣天旋地轉,覺得有點暈眩,整個人軟綿綿的靠在他的胸前。他那強而有力的大手輕易而舉的禁錮著抵在他胸前的小手,有意無意中碰到我xiong-前的柔軟,那一瞬間,一陣難以忍受的熱浪竄過他的下fu,剎時間傳遍了全身的四肢百骸,令他呼吸更加急促……
  我唯有圈緊他的肩膀,防止掉下來的危險,任有他把自抱到桌子旁,而他卻無賴的不愿放開我,而是讓我坐在他的腿上。
  桌子上擺放的菜色十精致,一看就知道做菜的人花了不少的心思,我卻無瑕顧及欣賞菜色。他的下一個舉動讓我大吃一驚,他竟然執起勺子,吹涼了預先準備好的瑤柱肉粥,不理會我的反抗,一勺一勺地喂入我的口中,眼中帶著讓人沉淪到化不開的柔情。
  我尷尬地扭動著身體,有些茫然的看著他,“云…你…我……?”我從未看見過他這個樣子,今天的他仿佛換了個人似的!好像一個溫柔呵護妻子的體貼丈夫。他到底又在搞什么把戲?這樣時好時壞時真時假的性格真讓人吃不消,面對這種反復無常的男人,我的心里涌起了一絲不安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