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風流太子穿越妃101 溫柔攻勢不再怕他


  我那委曲求存的可憐樣子,蜷縮在他的懷里不敢再有所行動,南宮傲云的心驀然一揪,剛剛的怒氣再一次煙消云散了。
  南宮傲云低頭吻上我那張嬌艷欲滴的柔嫩粉唇,舌尖輕輕地掃過那緊閉的檀口,我如觸電般微微張開,他非常滿意地趨勢長軀而入,勾上那張芳香的甜美,帶著懲罰般的蹂躪著他已經渴望多時的芳唇,僅僅幾天沒有碰菲兒,他終于承認自己是如此渴望、如此想念菲兒的。
  我一瞬間清醒過來,身體下意識地向后面退去,緊貼在床榻的最里面的邊沿上,猶如他的吻有著令人上癮的毒藥一般。直到我斷斷續續地抽噎出聲,南宮傲云才戀戀不舍地放開了我,有力的大手小心翼翼地捧起我那淚如雨下的小臉,粗糲的手指柔情萬千的為我抹去臉上那晶瑩的淚花,眼里帶著濃濃的眷戀,深情款款地道:“菲兒,怎么啦!”南宮傲云的心從來未曾有過這樣的柔軟,懷里的這個可人兒總時輕易而舉地打破自己多年以來練就的冷漠性情。
  我抬起那雙驚恐萬狀的眸子,緊張地咽著口水,戰戰兢兢的道:“你,你為什么,為什么要殺了他們?”一想到今天他大開殺戒殺了那么多人,而且殺人的手段如此殘忍,連身為特工的自己也覺得慘不忍睹,思索間又不由得令自己想起了那恐怖的一幕,我控制不住身體竟然顫抖起來。
  看著身旁的女人抖得那么厲害,南宮傲云再次摟過我的身體,他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地譴責自己,想他堂堂南寧國的太子,令無數美女為之瘋狂的第一美男子,卻在菲兒的眼中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狂魔?!“因為他們得知了我的秘密,如果不殺死他們,我的秘密將會公諸于世,所以他們只有死路一條。”他說的如春風拂面般輕柔,仿佛在閑話家常般平常。他沒有告訴我的是,一旦秘密揭穿,我的存在也將會成為威脅他的軟肋,那時候我的處境就會變得危機四伏了。
  “那我,我也看見了你的秘密,你是不是也……。”我下意識地握緊手中的拳頭,雙手冰涼如水,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找到支撐自己的力量,以致于在聽見他無情的宣判時眼淚如波濤洶涌的洪水般席卷而來。冥冥之中自有定論,他已經救過自己三次了,第一次在入宮途中,第二次在回南寧國的途中,今晚已經是第三次了,隨著兩人之間的相處,自己的心底其實早已對他衍生了依賴和信任,只是自己在他一次又一次看似無傷大雅的傷害下,讓我不愿坦然面對自己的心,不愿承認自己竟然的在不知不覺中對他已經產生的那絲情愫。
  看在南宮傲云的眼里,現在的我是一種致命的誘惑,我那雙帶著張惶失措的眸子,因為劇烈的呼吸而此起彼伏的xiong-tang,還有那張如水蜜桃般紅潤的唇瓣,因為緊張而微微顫抖,構成一幅誘人的畫面,讓他原本就已經洶涌澎湃的欲望更加推上了巔峰。
  “菲兒,只要你一心一意地留在我的身邊,不要想著要離開我、背叛我,我絕對不會讓其他人傷害你的!”他的嗓音如醇酒佳釀般醇厚醉人。他的說話有如一道暖流緩緩地注入了我的心房,讓我那驚慌不定的心也跟著慢慢地平靜下來。雖然我還有許多疑問想要詢問他,但由于湯藥的作用,關于柳月媚的,關于他遣走所有侍妾的事,自己都來不及細問。放松下來的情緒最終抵不過濃濃的睡意來襲,我下意識地在他那寬廣的臂彎里找了個舒適的位置,緩緩地闔上了雙眼。
  凝望著懷中的小女人竟然不安分地磨蹭著自己的xiong-tang,南宮傲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一下子把我的身子扳了過來,一個翻身就把我壓在他的身下,又一次俯首吻上了那人誘人犯罪的唇瓣,熱情而纏綿的攻城略地,他帶著既霸道又不失溫柔舔弄著那張丁香小舌,輕輕地啃咬著,輕輕地吸吮著,兩人之間的呼吸唾液互相交融著,深深地烙進我的心里,我被他吻得渾身如綿,根本毫無招架之力,只知道自己被他的熱情襲暈了,讓自己幾乎承受不住……好次而如。
  “菲兒,現在還怕我嗎?”他那雙擾人思緒的冰綠眸子,似笑非笑的凝望著我,他用盡全部的自制力,才能勉強克制住自己的沖動,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著自己,菲兒現在的身體十分虛弱,不適宜過分勞累,要好好休息才是。凝望著南宮傲云那近在咫尺令人難忘的俊顏,我只有呆呆地點點頭又再搖搖頭,忽覺臉上火辣辣的一片,我發學自己好像越來越無法抵抗他的吻,特別是在他的表白后,在自己確定他沒有碰過柳月媚之后,意識到這一點,我只能埋首在他的懷抱里,以便躲避他那令人灼熱的氣息。“云,我好累,好困了……。”我微微地推開他,模模糊糊的喃喃低語。對自己沖口而出對他的親昵亦有渾然未知,皆因每次纏綿時,他都會強逼自己這樣稱呼他,自己在他的高超技術下,每次都屢戰屢敗,棄械投降,現在好像已經慢慢地習慣了。
  南宮傲云嚇人的溫度透過薄薄的衣衫,傳遞到我的身上,他忍住那滿腔升騰的欲望,又一個溫情的吻落在我那暈紅的臉上,以此來舒緩一下那緊繃的情緒。“菲兒,好好地睡上一覺吧!等你好了,以后要加倍回報我的,否則,我定必不會饒恕你的!”略帶沙啞的呢喃,泄漏了他那強行壓抑下來的潮緒。
  凝望著菲兒在自己的懷里睡得如此安穩,也沒有再做惡夢了,看來菲兒已經開始不再害怕自己了。南宮傲云的心里剎時被那股濃濃的柔情和對菲兒的憐惜全部占滿,一點空隙也沒有。雖然剛才被這個小女人折磨得欲火焚身,但是太醫也說過現在最重要的是要讓菲兒好好地休息,自己又豈能為了一己的私欲而委屈勉強呢?jrte。
  即使如此,菲兒又知不知道自己對她的重視,對她的好呢?這異常詭異的夜似乎過得特別漫長。太子府的騷動在轉眼前間回復了寧靜,一切寧謐的好像剛才什么事也沒發生過似人,但在另一頭,未遂的陰謀卻在黑暗中繼續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