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04-15)      第二章接受現實新的打算(04-15)      第三章偷溜出府逛怡香閣(04-15)     

第一章竟然就這樣穿越了

好痛啊!全身好像被人從頭到腳大打一頓,骨頭都散架了似的,一點力氣也使不上來。我竭盡全力睜開雙眸,本能地掃視了一下四周,映入眼簾的是雪白的紗帳,高級的檀香木圓桌圓椅,精致的花木雕窗,到處都洋溢著古色古香,不知不覺間給人一種錯覺,讓人以為置身在故宮博物館里古代的居家建筑之中,給人一種另類的,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覺,既耐看又舒適宜人。
  等等?這里是什么地方,我恍然回神,我明明記得,我剛完成了組織交付的任務,由于我的表現出色卓然,為了獎賞我,組織特意破例放了我一個星期的大假。趁著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我興沖沖地訂了機票,飛往了憧憬多年的巴黎,準備好好欣賞一下美麗的異國風光,享受一下難得的休閑時光。怎知剛下飛機,入住了下榻的酒店,一時放松,想小息一會,半睡半寐間好像感覺到山搖地動,剛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時,鋪天蓋地的倒塌席卷而來,只見眼前一閃,轉眼間一切都被黑暗吞噬殆盡了。按常理來講,我的生還機會不大,為什么我會躺在**上呢?難道我大難不死,還被人救了出來?但是為什么我會躺在雕花大**上,身上還蓋著一張看起來類似古裝劇里才會出現的絲綢做成的棉被,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此時我的腦海里疑慮重重,但是身為特工的我馬上讓頭腦冷靜下來,沉著應對,一雙透露著機智的眼眸不停地轉動,腦袋更是不停地搜索著一些可用的資料。
  “有人在嗎?”帶著沙啞的嗓音呼喊著。可能是聽見我的聲音,房門緊接著被人推開,幾個人影閃了進來,一看她們的衣著打扮,恰如古裝電視劇里的丫鬟服飾如出一轍,令我疑惑叢生,自己是不是不小心走入了電視劇拍攝場地。
  還未等我有所反應,其中一個身穿鵝黃衫裙的女子急急忙忙地奔到我的**前,語帶擔憂的詢問:“小姐!你終于醒來了,真是謝天謝地啊!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呢?”“小姐,你要快些好起來,你快要出嫁了!”連珠炮發出一連串話語,讓原來神游天外的我卻因后一句驚人的話而回過神來。
  “你是誰?你說誰要出嫁了?這里是什么地方?”韓菲雪如在霧里的詢問。
  “當然是小姐你要出嫁了!小姐,我是翠紅呀!你唔認得奴婢了嗎?你就要嫁給當朝太子,成為人人稱羨的太子妃啊!”少女帶著一臉羨慕的口吻以及疑惑的語氣回道。
  這時,我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可笑的念頭,難道我穿越了?不會就這么容易吧!小說里的情節不會那么無巧不成書發生在我的身上吧!韓菲雪睜大了銅玲般的雙眸,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小姐,你在自言自語說什么穿越了啊!”
  “呀!翠紅,我好像什么都想不起來了?就連我自己是誰,都不太清楚了?還有為什么我全身有氣無力?”幸好我立即反應過來,找了一個理所當然的借口搪塞,為今之計,只好假作失憶了。
  “小姐,你只是感染了風寒,大夫說只要休養一段時間,小心調理身子就無大礙了。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小姐,你好可憐呀!奴婢現在就去稟告老爺,讓老爺再請大夫為小姐診治。”話剛說完,她就想轉身離去。
  幸好我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翠紅,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忘記了些事而已,不要這么大驚小怪,不用這么緊張,現在最重要的是,你先告訴我一些事。”
  “小姐想知道什么,只要翠紅知道的,一定不會有所隱瞞。”翠紅一臉憂心,迫不及待的詢問。
  我輕輕的說道:“第一:我是誰?我的父親又是何人?我還有什么兄弟姐妹?第二:這里現在是什么朝代,或者可以講現在是什么國號?第三:我為什么會嫁給當朝太子?”我一連串連珠炮發的追問,讓翠紅有點措手不及。
  “小姐,你叫慕容雪,你的父親是當朝的宰相大人慕容天。小姐是慕容家的長千金,下面還有一位年長十三的二少爺和一位年僅十歲的三小姐。奴婢不明白小姐所講的朝代國號是什么,只知道,這里是南寧國,我們的國君名號南宮。至于小姐會嫁給當朝太子,傳聞是老爺到皇上面前請旨,皇上下旨賜婚的。”
  翠紅簡單扼要的陳述,讓我總算了解到,自己竟然就這樣莫名其妙地穿越了,而且自己也許會像古裝劇里的富家千金一樣,成為了朝堂上權力爭斗拉攏的棋子。翠紅的話又一次實實在在地印證了我穿越的事實,好聽一點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實際上就像是現代人的政治婚姻,一切唯利是圖。現代人還有反抗的機會,但在古代里,子女的婚姻大事一切都以父母之命,煤酌之言為定,如果蓄意反對也是于事無補的。真替古代女子感到悲哀啊!在這個男權時代,女子一丁點地位也沒有。意料不到自己竟然大難不死,還穿越到這樣的社會,即使貴為宰相千金,享盡榮華**愛,到最后,最終還是成為攀附拉攏權力的附屬品,犧牲品。想到這里,我情不自禁地長嘆了一聲,來發泄對這個社會的鄙視與不滿。
  如果是那些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一定會屈服于父母的威逼利誘。但是我是誰,我可是二十一世紀的皇牌特工,才不會像那些古代女子一樣,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小把戲,誰要是敢欺負我,我定會要他有怨冤報冤,有仇報仇,所以請謹記一句: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尤其是以狠著稱的女特工。
  “翠紅,當今太子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嗜好?”現在唯有見招拆招,先了解對手的情況,才好見招拆招。
  “回稟小姐,聽聞當朝太子爺叫南宮傲云,長相異常俊美,有我國第一美男之稱,而且深得皇上太后的**愛,但是有一個**的……**的……好習慣……”翠紅說到這里,話變得有點吞吞吐吐,用眼眸偷偷地瞧了瞧小姐的神情,看見自家小姐波瀾不驚,接著才把未完的話說下去。“太子爺不僅文采非凡,而且武藝高強,多次跟隨邊關元帥出征,可謂驍勇善戰,經驗豐富。可嘆天意妒人,人沒有十全十美,太子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生性有點**倜儻,府中已經有三位側妃和一些侍妾。”翠紅有點保留的道。
  “哦!看來以后的生活不會平淡似水,勢必豐富多彩,這樣也好,就把它當作無聊的消遣吧!”韓非雪不以為然的回道。
  翠紅本以為自己說出太子爺的****韻事,小姐一定會愁眉苦臉,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但出乎意料的是,小姐不但沒有一絲一毫的愁眉不展,反而變得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眼神里還透露出幾分喜悅,讓翠紅看得一頭霧水,不知小姐心里有何打算。難道小姐太過興奮,而忽略了這一點,翠紅在心里打著迷魂陣,真是好奇會害死人,算了,順其自然,這些都不是身為奴婢的自己所猜想的。
  我注意到翠紅那雙帶著探究的目光瞅著自己,唯有轉移話題了。“翠紅,我將會在什么時候嫁給太子?”
  “下個月初二就是小姐大婚的日子,算算日子還有半個月左右的時間呢?”翠紅據實回答。
  “好啦!本小姐有點餓了,翠紅你給我弄點吃的來吧!”
  “小姐,都是奴婢不好,小姐身體不好,奴婢還和小姐說那么多話,奴婢馬上就讓廚房為小姐準備飯菜,小姐先歇息一會兒吧!”翠紅說完話后,也不等慕容雪的回應,便匆匆忙忙向外奔去。
  我無奈的搖搖頭,看得出這個丫頭性子非常性急,但對自己卻是一片忠誠,異常的好,現在唯有先休息一下吧!
  大約一刻鐘后,就見翠紅領著幾名丫頭走進來,每人手里都捧著一碟非常精致的點心,是我從來未曾見過的。
  “小姐,時間匆忙,我就讓廚房的師傅隨便做了幾道小姐愛吃的點心。”翠紅大獻殷勤的道。
  “翠紅,這幾道點心叫舍名堂?”
  “小姐,這是桂花糕,這是玫瑰酥,這是香芋卷……”。翠紅一一詳細介紹,原來這幾道點心都是我平時最愛吃的。我帶著一臉期待的模樣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桂花糕準備放進嘴里,一陣清香的桂花香味撲鼻而來,剛一入口,口感甜而不膩,令人齒夾留香,回味無窮,再把一塊玫瑰酥放入口中,入口即化,玫瑰的馨香溢滿了整個口腔,令人食欲大振,我早已經餓得前胸貼著后胸了,我不禁狼吞虎咽起來,一點吃相也毫不在意。不消片刻,桌上的點心被我清掃一空。這時我抬起頭來,發現翠紅睜著一雙宛如小燈籠一樣大的眼睛,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不禁“哧”的一聲笑了出來。
  翠紅這才如夢初醒似的回過神來。“小姐,小姐,你……你……”翠紅激動得啞口無言,一句話也接不下來。
  “好啦!翠紅,我已經吃飽了,有點累了,你先下去休息吧!不用在這里侍候了。”我忙收斂笑意,一本正經地道。翠紅微微一輯,便轉身離開了。
  我躺在**上,睜著雙眸,回想起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一幕幕猶如放電影般在腦海里閃過,前一刻還處身于二十一世紀的巴黎酒店,卻料不到剛閉上眼小息一會,竟然就這樣穿越了?真是有點不可思議,到現在自己還是有點不敢接受,但種種的一切,又不得不令人接受,向來處變不驚的自己,居然也有心煩意亂的時候。幸好自己不是一般弱質女子,唯今之計就只能見步行步,見招拆招,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不想也罷,先養精蓄銳飽睡一場,才能有力氣玩好這場別開生面的游戲。命運的齒輪已經開始慢慢地變動,我的時空之旅終于要拉開序幕……